国风·豳风 · 共7首

七月

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一之日觱发,二之日栗烈。无衣无褐,何以卒岁。三之日于耜,四之日举趾。同我妇子,馌彼南亩,田畯至喜。
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春日载阳,有鸣仓庚。女执懿筐,遵彼微行,爰求柔桑。春日迟迟,采蘩祁祁。女心伤悲,殆及公子同归。
七月流火,八月萑苇。蚕月条桑,取彼斧斨,以伐远扬,猗彼女桑。七月鸣鵙,八月载绩。载玄载黄,我朱孔阳,为公子裳。
四月秀葽,五月鸣蜩。八月其获,十月陨箨。一之日于貉,取彼狐狸,为公子裘。二之日其同,载缵武功,言私其豵,献豜于公。
五月斯螽动股,六月莎鸡振羽,七月在野,八月在宇,九月在户,十月蟋蟀入我床下。穹窒熏鼠,塞向墐户。嗟我妇子,曰为改岁,入此室处。
六月食郁及薁,七月亨葵及菽,八月剥枣,十月获稻,为此春酒,以介眉寿。七月食瓜,八月断壶,九月叔苴,采荼薪樗,食我农夫。
九月筑场圃,十月纳禾稼。黍稷重穋,禾麻菽麦。嗟我农夫,我稼既同,上入执宫功。昼尔于茅,宵尔索綯。亟其乘屋,其始播百谷。
二之日凿冰冲冲,三之日纳于凌阴。四之日其蚤,献羔祭韭。九月肃霜,十月涤场。朋酒斯飨,曰杀羔羊。跻彼公堂,称彼兕觥,万寿无疆。

【解读】

《七月》是一首全面展现周时普通人民四时生产生活场景的长诗,全诗皆以平铺直叙的手法写成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本诗的主旨是“周公遭变故,陈后稷先公风化之所由,致王业之艰难也”。朱....
查看详细

鸱鸮

鸱鸮鸱鸮,既取我子,无毁我室。恩斯勤斯,鬻子之闵斯。
迨天之未阴雨,彻彼桑土,绸缪牖户。今女下民,或敢侮予?
予手拮据,予所捋荼。予所蓄租,予口卒瘏,曰予未有室家。
予羽谯谯,予尾翛翛,予室翘翘。风雨所漂摇,予维音哓哓!

【解读】

《鸱鸮》这首诗,是以一只母鸟的口吻叙写的寓言,这在《诗经》中十分少见,但却别具一格。诗中描写了这只母鸟既丧幼雏、复遭巢破的沉痛遭际,和它不折不挠重建家园的坚强事迹,可悲可悯....
查看详细

东山

我徂东山,慆慆不归。我来自东,零雨其濛。我东曰归,我心西悲。制彼裳衣,勿士行枚。蜎蜎者蠋,烝在桑野。敦彼独宿,亦在车下。
我徂东山,慆慆不归。我来自东,零雨其濛。果臝之实,亦施于宇。伊威在室,蠨蛸在户。町畽鹿场,熠耀宵行。不可畏也,伊可怀也。
我徂东山,慆慆不归。我来自东,零雨其濛。鹳鸣于垤,妇叹于室。洒扫穹窒,我征聿至。有敦瓜苦,烝在栗薪。自我不见,于今三年。
我徂东山,慆慆不归。我来自东,零雨其濛。仓庚于飞,熠耀其羽。之子于归,皇驳其马。亲结其缡,九十其仪。其新孔嘉,其旧如之何?

【解读】

关于《东山》这首诗,历来解说也多有差别。《毛诗序》言:“周公东征,三年而归,劳归士,大夫美之,故作是诗也。”朱熹《诗集传》提出异议,认为“此周公劳归士词,非大夫美之....
查看详细

破斧

既破我斧,又缺我斨。周公东征,四国是皇。哀我人斯,亦孔之将。
既破我斧,又缺我锜。周公东征,四国是吪。哀我人斯,亦孔之嘉。
既破我斧,又缺我銶。周公东征,四国是遒。哀我人斯,亦孔之休。

【解读】

《破斧》是一首四国之民对周公的礼赞之歌,诗中明确指出了创作背景是“周公东征”。武王死后,年幼的周成王即位,由周公辅政,而管、蔡、奄等国伙同纣子武庚发动叛乱。周公于公元前....
查看详细

伐柯

伐柯如何?匪斧不克。取妻如何?匪媒不得。
伐柯伐柯,其则不远。我觏之子,笾豆有践。

【解读】

对《伐柯》这首诗的解读,主要存在两种不同观点。《毛诗序》承接上诗,认为此诗写的是成王欲迎东征的周公归来,而“群臣犹惑于管蔡之言,疑于王迎之礼,是以刺之”。部分现代学者则....
查看详细

九罭

九罭之鱼,鳟鲂。我觏之子,衮衣绣裳。
鸿飞遵渚,公归无所,於女信处。
鸿飞遵陆,公归不复,於女信宿。
是以有衮衣兮,无以我公归兮,无使我心悲兮。

【解读】

《九罭》一诗,描写了一人设宴留宿一位锦衣绣裳的公卿,而且对其离去依依不舍、百般挽留的场景。《毛诗序》仍承上诸章,解读此诗为周公东征而还,朝廷群臣不知,而东都之民对其尊崇爱戴....
查看详细

狼跋

狼跋其胡,载疐其尾。公孙硕肤,赤舄几几。
狼疐其尾,载跋其胡。公孙硕肤,德音不瑕?

【解读】

对《狼跋》这首诗,古今有“赞美说”和“讽刺说”两种截然相反的解读。以《毛诗序》为代表的古说,认为此诗反映的是“周公摄政,远则四国流言,近则王不知”,故有周大....
查看详细
  • 17条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