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雅·鱼藻之什 · 共14首

鱼藻

鱼在在藻,有颁其首。王在在镐,岂乐饮酒。
鱼在在藻,有莘其尾。王在在镐,饮酒乐岂。
鱼在在藻,依于其蒲。王在在镐,有那其居。

【解读】

《鱼藻》是一首赞美周王贤明、民众和乐的小诗。《毛诗序》则认为此诗旨在“刺幽王也”,因“万物失其性,王居镐京,将不能以自乐,故君子思古之武王焉”。

全诗共有....
查看详细

采菽

采菽采菽,筐之莒之。君子来朝,何锡予之?虽无予之?路车乘马。又何予之?玄衮及黼。
觱沸槛泉,言采其芹。君子来朝,言观其旂。其旂淠淠,鸾声嘒嘒。载骖载驷,君子所届。
赤芾在股,邪幅在下。彼交匪纾,天子所予。乐只君子,天子命之。乐只君子,福禄申之。
维柞之枝,其叶蓬蓬。乐只君子,殿天子之邦。乐只君子,万福攸同。平平左右,亦是率从。
汎汎杨舟,绋纚维之。乐只君子,天子葵之。乐只君子,福禄膍之。优哉游哉,亦是戾矣。

【解读】

《采菽》一诗通过描绘诸侯朝见周天子之景,对周王的威仪、美德和文治武功予以了热切称颂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旨在“刺幽王也”,以其“侮慢诸侯,而无信义,君子见微而思古焉&....
查看详细

角弓

骍骍角弓,翩其反矣。兄弟婚姻,无胥远矣。
尔之远矣,民胥然矣。尔之教矣,民胥效矣。
此令兄弟,绰绰有裕。不令兄弟,交相为愈。
民之无良,相怨一方。受爵不让,至于已斯亡。
老马反为驹,不顾其后。如食宜饇,如酌孔取。
毋教猱升木,如涂涂附。君子有徽猷,小人与属。
雨雪瀌瀌,见晛曰消。莫肯下遗,式居娄骄。
雨雪浮浮,见晛曰流。如蛮如髦,我是用忧。

【解读】

《角弓》是一首讽刺和劝诫之诗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乃“父兄刺幽王也”,因其“不亲九族,而好谗佞,骨肉相怨,故作是诗也”,此说较可采信。诗中多次以“兄弟”之名行....
查看详细

菀柳

有菀者柳,不尚息焉。上帝甚蹈,无自暱焉。俾予靖之,后予极焉。
有菀者柳,不尚愒焉。上帝甚蹈,无自瘵焉。俾予靖之,后予迈焉。
有鸟高飞,亦傅于天。彼人之心,于何其臻。曷予靖之,居以凶矜。

【解读】

《菀柳》这首诗抒发了对帝王暴虐无常、任意罪罚的指斥和诘责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为讽刺幽王之诗,因其“暴虐无亲,而刑罚不中,诸侯皆不欲朝”。而魏源《诗古微》则通过对比分析,力....
查看详细

都人士

彼都人士,狐裘黄黄。其容不改,出言有章。行归于周,万民所望。
彼都人士,台笠缁撮。彼君子女,绸直如发。我不见兮,我心不说。
彼都人士,充耳琇实。彼君子女,谓之尹吉。我不见兮,我心苑结。
彼都人士,垂带而厉。彼君子女,卷发如虿。我不见兮,言从之迈。
匪伊垂之,带则有余。匪伊卷之,发则有旟。我不见兮,云何盱矣。

【解读】

《都人士》是一首吊古伤今、感时怀事之作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主旨为“周人刺衣服无常”,故云“伤今不复见古人也”。朱熹《诗集传》则说:“乱离之后,人不复见昔日都邑之....
查看详细

采绿

终朝采绿,不盈一匊。予发曲局,薄言归沐。
终朝采蓝,不盈一襜。五日为期,六日不詹。
之子于狩,言韔其弓。之子于钓,言纶之绳。
其钓维何?维鲂及鱮。维鲂及鱮,薄言观者。

【解读】

《采绿》一诗的主旨,是抒发男女别离忧思之情,正如《毛诗序》所云“刺怨旷也”,并指出“怨旷者,君子行役过时之所由也”。这首诗反映的正是丈夫长期行役在外,久未回归,妻....
查看详细

黍苗

芃芃黍苗,阴雨膏之。悠悠南行,召伯劳之。
我任我辇,我车我牛。我行既集,盖云归哉。
我徒我御,我师我旅。我行既集,盖云归处。
肃肃谢功,召伯营之。烈烈征师,召伯成之。
原隰既平,泉流既清。召伯有成,王心则宁。

【解读】

《黍苗》这首诗旨在赞美召伯(即召穆公)营治谢邑的功绩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是借古贤德之事,讽刺幽王“不能膏润天下,卿士不能行召伯之职焉”。朱熹《诗序辨说》则反驳说:&ldqu....
查看详细

隰桑

隰桑有阿,其叶有难。既见君子,其乐如何。
隰桑有阿,其叶有沃。既见君子,云何不乐。
隰桑有阿,其叶有幽。既见君子,德音孔胶。
心乎爱矣,遐不谓矣?中心藏之,何日忘之!

【解读】

《隰桑》一诗的主旨,《毛诗序》认为是讽刺幽王,由“小人在位,君子在野,思见君子,尽心以事之”。朱熹、姚际恒等人则提出此为“喜见君子之诗”。近人主要有“臣子报君....
查看详细

白华

白华菅兮,白茅束兮。之子之远,俾我独兮。
英英白云,露彼菅茅。天步艰难,之子不犹。
滮池北流,浸彼稻田。啸歌伤怀,念彼硕人。
樵彼桑薪,卬烘于煁。维彼硕人,实劳我心。
鼓钟于宫,声闻于外。念子懆懆,视我迈迈。
有鹙在梁,有鹤在林。维彼硕人,实劳我心。
鸳鸯在梁,戢其左翼。之子无良,二三其德。
有扁斯石,履之卑兮。之子之远,俾我疧兮。

【解读】

《白华》一诗之旨,《毛诗序》认为是“周人刺幽后也”,涉及的正是幽王为褒姒所惑而废黜申后这一段史实。朱熹《诗序辨说》亦支持此说,称“此事有据,《序》盖得之”。依此观....
查看详细

绵蛮

绵蛮黄鸟,止于丘阿。道之云远,我劳如何。饮之食之,教之诲之。命彼后车,谓之载之。
绵蛮黄鸟,止于丘隅。岂敢惮行,畏不能趋。饮之食之。教之诲之。命彼后车,谓之载之。
绵蛮黄鸟,止于丘侧。岂敢惮行,畏不能极。饮之食之,教之诲之。命彼后车,谓之载之。

【解读】

《绵蛮》这首诗借远役出行的场景抒发哀愁感伤之情。《毛诗序》指出此诗乃“微臣刺乱也”,以“大臣不用仁心,遗忘微贱,不肯饮食教载之,故作是诗也”。这一说法,基本得到古....
查看详细

瓠叶

幡幡瓠叶,采之亨之。君子有酒,酌言尝之。
有兔斯首,炮之燔之。君子有酒,酌言献之。
有兔斯首,燔之炙之。君子有酒,酌言酢之。
有兔斯首,燔之炮之。君子有酒,酌言酬之。

【解读】

《瓠叶》是一首展现宴会欢情的诗歌。《毛诗序》言此诗乃“大夫刺幽王也”,以“上弃礼而不能行,虽有牲牢饔饩,不肯用也。故思古之人,不以微薄废礼焉”。

全诗共分....
查看详细

渐渐之石

渐渐之石,维其高矣。山川悠远,维其劳矣。武人东征,不皇朝矣。
渐渐之石,维其卒矣。山川悠远,曷其没矣?武人东征,不皇出矣。
有豕白蹢,烝涉波矣。月离于毕,俾滂沱矣。武人东征,不皇他矣。

【解读】

《渐渐之石》是一首反映出兵征戍的诗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是“下国刺幽王也”,因“戎狄叛之,荆舒不至,乃命将率东征,役久病于外,故作是诗也”。朱熹《诗集传》云:&ldquo....
查看详细

苕之华

苕之华,芸其黄矣。心之忧矣,维其伤矣!
苕之华,其叶青青。知我如此,不如无生!
牂羊坟首,三星在罶。人可以食,鲜可以饱!

【解读】

《苕华》一诗反映的是饥馑之年百姓困苦无食、愁忧交加的残酷现实。《毛诗序》指此诗为“君子闵周室之将亡,伤己逢之,故作是诗也”。《齐诗》则云:“羊羵首,君子不饱;年饥孔....
查看详细

何草不黄

何草不黄?何日不行?何人不将?经营四方。
何草不玄?何人不矜?哀我征夫,独为匪民。
匪兕匪虎,率彼旷野。哀我征夫,朝夕不暇。
有芃者狐,率彼幽草。有栈之车,行彼周道。

【解读】

《何草不黄》是一首典型的征戍行役诗,诗中接连不断的叩问反诘充斥着哀怨愁苦之情。《毛诗序》言此诗主旨为“下国刺幽王也”,创作背景是“四夷交侵,中国背叛,用兵不息,视民....
查看详细
  • 114条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