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罝

肃肃兔罝,椓之丁丁。赳赳武夫,公侯干城。
肃肃兔罝,施于中逵。赳赳武夫,公侯好仇。
肃肃兔罝,施于中林。赳赳武夫,公侯腹心。

【解读】

先秦时代,社会动荡,战事频繁,因此执政者对发展军事十分重视,而狩猎也成为军事操练的“武事”之一,体现出先秦军事“兵农合一”的特点。正如孔子所言:“兵者凶事,不可空设,因蒐狩而习之。”这也应是《兔罝》一诗以张网捕兔而起兴的原因。

全诗共分三章,各章首句渲染出狩猎者设网待兔的紧张氛围。丝丝入扣的网目,叮叮咚咚的打桩声,路口林野施设的罗网,无不在昭示着狩猎者熟练的手法和勇武的胆魄。而正当“按网待发”扣人心弦的一刻,作者笔锋一转,开始赞美雄健勇猛的武士,并连用“干城”“好仇”“腹心”三词,层层递进,表现出“赳赳武夫”对于公侯治国经邦而言有着多重角色,是不可多得的股肱之臣,也从侧面反映出当时的统治者对于“赳赳武夫”的希求之心。

这首《兔罝》文字简短有力,字里行间流露出雄浑豪迈、壮志凌云的风采。展卷而吟,仿佛让人又回到了那个车毂交错、箭矢如雨的年代,随着“赳赳武夫”驰骋沙场的矫健身影而欢欣鼓舞、呐喊助威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肃肃〔suōsuō〕:形容网目细密。
(2)罝〔jū〕:捕兔的网,亦泛指捕鸟兽鱼虾之网。
(3)椓〔zhuó〕:敲,锤。
(4)丁丁〔zhēnɡzhēnɡ〕:象声词,此指布网打桩之声。
(5)赳赳:威武雄健貌。
(6)公侯:周封列国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诸爵位之尊贵者,泛指统治者。
(7)干城:比喻捍卫者。干,盾牌。城,城墙。
(8)中逵:九通路口,谓道路交错之处。逵,四通八达的道路。
(9)仇〔qiú〕:通“逑”,同伴,搭档。
(10)中林:林野。
(10)腹心:肚腹与心脏,比喻最为亲信的股肱之臣。

【译文】

捕兔的罗网精严细密,布网打桩的声音叮叮咚咚。那威武雄健的勇士,就是公侯的好护卫。捕兔的罗网精严细密,布网之处就在九通路口。那威武雄健的勇士,就是公侯的好帮手。捕兔的罗网精严细密,布网之处就在林野之间。那威武雄健的勇士,就是公侯的好心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