樛木

南有樛木,葛藟累之。乐只君子,福履绥之。
南有樛木,葛藟荒之。乐只君子,福履将之。
南有樛木,葛藟萦之。乐只君子,福履成之。

【解读】

《诗经》中常常用到赋、比、兴三种表现手法,而“托物起兴”往往伴随着“因物为比”同时出现,因此又有了“比兴”的说法。《樛木》这首诗中,比兴的运用就十分明显。

全文只有三章,结构工整,每章都以葛藟萦缠攀附于樛木的意象起兴,而后以祥和安乐的君子获得福禄为兴体。每章只改动两字的“叠章”结构,形成逐层推进、回环往复的歌咏之势,从而使全诗赞颂的谦谦君子形象呼之欲出。此外,以葛藟萦附樛木“比”君子常得福禄相随,可谓构思精巧,形象生动。

《樛木》的主人公是一位“君子”,关于此“君子”也有各家不同的说法。《毛诗序》定此诗主旨为后妃和谐相处而无嫉妒之心,因此“君子”当指君王。而今人潘啸龙等认为此“君子”为新婚的新郎,此诗当是宾客众人对新郎的祝福之辞。另有学者认为此诗“讲了一位君子在没有嫉妒心之后的所作所为——看到别人有优点的时候,真心为别人高兴;看到别人有困难或不足的时候,无私地给予帮助”,即所谓“君子成人之美”。

本次注译舍去繁琐考据,回归到诗作的原始语境中,认为此诗旨在说明君子以其美德修养感召福禄相随。正是因为君子常常涵养学问德行,才能不断体会到其中的充实和快乐,才能有福禄到来使他安宁和顺,扶助他不断地自我修养和提升,并最终圆满成就他的才德智慧。相信这样的解读,对于我们今天的完善和修养个人也是极具借鉴和启发意义的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樛〔jiū〕木:枝向下弯曲的树。
(2)葛藟〔lěi〕:葡萄科植物,茎可做绳,纤维可织葛布,果实可入药。
(3)纍〔léi〕:攀缘,牵萦。
(4)只: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
(5)福履:犹福禄。
(6)绥〔suí〕:使安和、安宁。
(7)荒:蔓延,覆盖。
(8)将:扶助,支持。
(9)成:完成,成就。

【译文】

南方有种枝茎下弯的树木,葛藟的藤蔓攀附其上。那祥和快乐的谦谦君子,福气爵禄会使他安宁自在。南方有种枝茎下弯的树木,葛藟的藤蔓遍覆其上。那祥和快乐的谦谦君子,福气爵禄会使他得到扶助。南方有种枝茎下弯的树木,葛藟的藤蔓萦绕其上。那祥和快乐的谦谦君子,福气爵禄会使他成就德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