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风·桧风 · 共4首

羔裘

羔裘逍遥,狐裘以朝。岂不尔思?劳心忉忉。
羔裘翱翔,狐裘在堂。岂不尔思?我心忧伤。
羔裘如膏,日出有曜。岂不尔思?中心是悼。

【解读】

古今学者对《羔裘》这首诗的理解,观点较为统一,大多支持《毛诗序》之说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桧国“国小而迫,君不用道,好洁其衣服,逍遥游燕,而不能自强于政治”,其国大夫故作此诗....
查看详细

素冠

庶见素冠兮?棘人栾栾兮,劳心慱慱兮。
庶见素衣兮?我心伤悲兮,聊与子同归兮。
庶见素韠兮?我心蕴结兮,聊与子如一兮。

【解读】

《素冠》这首诗的主题,《毛诗序》判定为“刺不能三年也”,指的是时人难以遵循古礼,为亡故父母守丧三年,故作此诗加以讽刺。姚际恒《诗经通论》对此提出质疑,认为“素冠&rdq....
查看详细

隰有苌楚

隰有苌楚,猗傩其枝,夭之沃沃,乐子之无知。
隰有苌楚,猗傩其华,夭之沃沃。乐子之无家。
隰有苌楚,猗傩其实,夭之沃沃。乐子之无室。

【解读】

围绕《隰有苌楚》这首诗,古今学者展开了广泛的争论。《毛诗序》以为此诗反映的是“国人疾其君之淫恣,而思无情欲者也”;朱熹《诗集传》认为本诗揭露了“政烦赋重,人不堪其苦....
查看详细

匪风

匪风发兮,匪车偈兮。顾瞻周道,中心怛兮。
匪风飘兮,匪车嘌兮。顾瞻周道,中心吊兮。
谁能亨鱼?溉之釜鬵。谁将西归?怀之好音。

【解读】

关于《匪风》这首诗的主旨,古今学者存在不同观点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是桧国人因“国小政乱,忧及祸难,而思周道”之作;朱熹《诗集传》则提出“周室衰微,贤人忧叹而作此诗”的....
查看详细
  • 14条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