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门之枌

东门之枌,宛丘之栩。子仲之子,婆娑其下。
穀旦于差,南方之原。不绩其麻,市也婆娑。
穀旦于逝,越以鬷迈。视尔如荍,贻我握椒。

【解读】

《东门之枌》这首诗描写之事,正如朱熹《诗集传》中所说:“男女聚会歌舞,而赋其事以相乐也。”《毛诗序》却认为此诗是对陈幽公“淫荒”的讽刺,指出在其影响下,出现“男女弃其旧业,亟会于道路,歌舞于市井”的社会失序状况。

本诗共分三章,每章四句。首章以东门和宛丘的二木起兴,引出子仲之女在树下“婆娑”起舞的优美场景。后二章则言以美好晴明的“谷旦”为期,相聚同赴南方原野,呈现出一副清新别致的郊野聚会图。此后写到女子不捻麻线,街市之上翩然起舞,恍然如入一个令人沉醉的音乐世界。章末以男女恋人间的爱语和赠物作结,表情达意之间意趣盎然,如为点睛之笔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枌〔fén〕:树名,又称白榆。
(2)栩〔xǔ〕:树名,又称柞木。
(3)子仲:陈国大夫姓氏。
(4)婆娑:亦作“媻娑”,舞蹈貌。
(5)谷旦:良晨,晴朗美好之日,后常用作吉日代称。
(6)差〔chāi〕:选择。
(7)原:原野,一说大夫姓氏。
(8)绩:把麻搓捻成线或绳。
(9)市:集市,街市。
(10)逝:去,往。
(10)越以:犹“于以”,因此,是以。一说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
(11)鬷〔zōng〕迈:会合而行。鬷,聚集,汇合。迈,行走,迈步。
(12)荍〔qiáo〕:锦葵,多年生直立草本,夏季开紫色或白色花。
(13)握椒:一把花椒,后指男女间相赠的爱情信物。

【译文】

城东门处有白榆,宛丘之上有柞木。子仲家的那女儿,翩翩起舞在树下。美好清晨择吉日,去往南方之原野。不再搓捻麻线绳,街市之中仍舞蹈。美好清晨要出发,因此会聚共前行。看你犹如锦葵花,送我一把花椒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