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风·邶风 · 共19首

柏舟

泛彼柏舟,亦泛其流。耿耿不寐,如有隐忧。微我无酒,以敖以游。
我心匪鉴,不可以茹。亦有兄弟,不可以据。薄言往愬,逢彼之怒。
我心匪石,不可转也。我心匪席,不可卷也。威仪棣棣,不可选也。
忧心悄悄,愠于群小。觏闵既多,受侮不少。静言思之,寤辟有摽。
日居月诸,胡迭而微?心之忧矣,如匪浣衣。静言思之,不能奋飞。

【解读】

《柏舟》是一首寄意抒情的好诗,然而此诗为何人因何事而作,古往今来一直争论不休,迄今尚无定论。统而言之,大约可分为两派:一派认为是“男子不遇于君”之作,如《毛诗序》云:....
查看详细

绿衣

绿兮衣兮,绿衣黄里。心之忧矣,曷维其已?
绿兮衣兮,绿衣黄裳。心之忧矣,曷维其亡?
绿兮丝兮,女所治兮。我思古人,俾无訧兮。
絺兮绤兮,凄其以风。我思古人,实获我心。

【解读】

《绿衣》一诗的主旨,《毛诗序》认为是“妾上僭,夫人失位,而作是诗也”,朱熹《诗集传》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发挥,认为是“庄公惑于嬖妾,夫人庄姜贤而失位,故作此诗”。然而....
查看详细

燕燕

燕燕于飞,差池其羽。之子于归,远送于野。瞻望弗及,泣涕如雨。
燕燕于飞,颉之颃之。之子于归,远于将之。瞻望弗及,伫立以泣。
燕燕于飞,下上其音。之子于归,远送于南。瞻望弗及,实劳我心。
仲氏任只,其心塞渊。终温且惠,淑慎其身。先君之思,以勖寡人。

【解读】

《燕燕》是一首语言优美、情感充沛的送别诗,而对于送别者和被送者的身份判定,历来却无一致的说法。《毛诗序》言:“《燕燕》,卫庄姜送归妾也。”郑玄《笺注》则更具体地指出&l....
查看详细

日月

日居月诸,照临下土。乃如之人兮,逝不古处?胡能有定?宁不我顾。
日居月诸,下土是冒。乃如之人兮,逝不相好。胡能有定?宁不我报。
日居月诸,出自东方。乃如之人兮,德音无良。胡能有定?俾也可忘。
日居月诸,东方自出。父兮母兮,畜我不卒。胡能有定?报我不述。

【解读】

《日月》一诗,《毛诗序》联系对前《绿衣》《燕燕》的阐释,解读为卫庄姜“遭州吁之难,伤己不见答于先君,以至困穷之诗也”。朱熹《诗集传》亦承袭此说,认为是卫庄姜被庄公遗弃的....
查看详细

终风

终风且暴,顾我则笑,谑浪笑敖,中心是悼。
终风且霾,惠然肯来,莫往莫来,悠悠我思。
终风且曀,不日有曀,寤言不寐,愿言则嚏。
曀曀其阴,虺虺其雷,寤言不寐,愿言则怀。

【解读】

《终风》这首诗歌的主旨,古今学者也有着不同的判断。《毛诗序》的解读紧承前文诸篇,认为是卫庄姜“遭州吁之暴,见侮慢而不能正”的伤己之作,朱熹《诗集传》则认为“终风且暴....
查看详细

击鼓

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。
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。
爰居爰处?爰丧其马?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

【解读】

《击鼓》是一首经典的战争诗,字里行间流露的是诗人对战争的厌倦抵触,对故乡的殷切思念,和对战友的深厚情谊,表达了诗人在战乱动荡的时代对个体生命获得尊重和幸福的呼唤,体现了先民....
查看详细

凯风

凯风自南,吹彼棘心。棘心夭夭,母氏劬劳。
凯风自南,吹彼棘薪。母氏圣善,我无令人。
爰有寒泉?在浚之下。有子七人,母氏劳苦。
睍睆黄鸟,载好其音。有子七人,莫慰母心。

【解读】

《凯风》无疑是一首牵涉到中国传统“孝”文化的诗歌,然而对于此诗中表达的“孝”意,历来却有着不同的解读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创作的背景是“卫之淫风流行,虽有七子之母....
查看详细

雄雉

雄雉于飞,泄泄其羽。我之怀矣,自诒伊阻。
雄雉于飞,下上其音。展矣君子,实劳我心。
瞻彼日月,悠悠我思。道之云远,曷云能来?
百尔君子,不知德行。不忮不求,何用不臧?

【解读】

《雄雉》是一首音韵优美、意味绵长的短诗。《毛诗序》言其为“刺卫宣公”之作,批评卫宣公“淫乱不恤国事,军旅数起,大夫久役,男女怨旷,国人患之而作是诗”。清代方玉润《....
查看详细

匏有苦叶

匏有苦叶,济有深涉。深则厉,浅则揭。
有瀰济盈,有鷕雉鸣。济盈不濡轨,雉鸣求其牡。
雍雍鸣雁,旭日始旦。士如归妻,迨冰未泮。
招招舟子,人涉卬否。人涉卬否,卬须我友。

【解读】

《匏有苦叶》刻画了一位在济水边等待其“友”的人的形象,全诗都贯穿着“涉水”这个意象。关于此诗的主旨,《毛诗序》认为是讽刺卫宣公“与夫人并为淫乱”的作品,清代....
查看详细

谷风

习习谷风,以阴以雨。黾勉同心,不宜有怒。采葑采菲,无以下体?德音莫违,及尔同死。
行道迟迟,中心有违。不远伊迩,薄送我畿。谁谓荼苦,其甘如荠。宴尔新婚,如兄如弟。
泾以渭浊,湜湜其沚。宴尔新婚,不我屑以。毋逝我梁,毋发我笱。我躬不阅,遑恤我后。
就其深矣,方之舟之。就其浅矣,泳之游之。何有何亡,黾勉求之。凡民有丧,匍匐救之。
不我能慉,反以我为仇。既阻我德,贾用不售。昔育恐育鞫,及尔颠覆。既生既育,比予于毒。
我有旨蓄,亦以御冬。宴尔新婚,以我御穷。有洸有溃,既诒我肄。不念昔者,伊余来塈。

【解读】

《谷风》一诗,与前面的《江有汜》《日月》《终风》等诗类似,也是以弃妇口吻表达被弃的痛苦,斥责丈夫的无情。《毛诗序》亦认为此为“刺夫妇失道”之诗,表现的是“卫人化其上....
查看详细

式微

式微,式微,胡不归?微君之故,胡为乎中露!
式微,式微,胡不归?微君之躬,胡为乎泥中!

【解读】

《式微》一诗的主题,《毛诗序》认为是“黎侯寓于卫,其臣劝以归也”,刘向《列女传》则认为是卫侯之女嫁黎国庄公,却不为其所纳,有人劝以归,她不肯接受,作此诗以明志。所说之事....
查看详细

旄丘

旄丘之葛兮,何诞之节兮。叔兮伯兮,何多日也?
何其处也?必有与也!何其久也?必有以也!
狐裘蒙戎,匪车不东。叔兮伯兮,靡所与同。
琐兮尾兮,流离之子。叔兮伯兮,褎如充耳。

【解读】

古往今来,对于《旄丘》这首诗作的主旨,研究者都是各执一词,有着不同的解读。传统的说法以《毛诗序》为代表,认为是黎侯为狄人迫逐而客居卫国,黎国臣子责备卫国“不能修方伯连率之....
查看详细

简兮

简兮简兮,方将万舞。日之方中,在前上处。
硕人俣俣,公庭万舞。有力如虎,执辔如组。
左手执龠,右手秉翟。赫如渥赭,公言锡爵。
山有榛,隰有苓。云谁之思?西方美人。彼美人兮,西方之人兮。

【解读】

《简兮》一诗的主旨,《毛诗序》认为是讽刺“卫之贤者仕于伶官”而不承事王者之事,朱熹《诗集传》、方玉润《诗经原始》等亦同此说。今人则多不从《毛诗》之说,另辟蹊径研究此诗,....
查看详细

泉水

毖彼泉水,亦流于淇。有怀于卫,靡日不思。娈彼诸姬,聊与之谋。
出宿于泲,饮饯于祢,女子有行,远父母兄弟。问我诸姑,遂及伯姊。
出宿于干,饮饯于言。载脂载舝,还车言迈。遄臻于卫,不瑕有害?
我思肥泉,兹之永叹。思须与漕,我心悠悠。驾言出游,以写我忧。

【解读】

《泉水》一诗的主旨比较明晰,正如《毛诗序》所言是一首“卫女思归”之诗,因卫女“嫁于诸侯,父母终,思归宁而不得,故作是诗以自见也”。除此之外,清代何楷、龚橙、魏源等....
查看详细

北门

出自北门,忧心殷殷。终窭且贫,莫知我艰。已焉哉!天实为之,谓之何哉!
王事适我,政事一埤益我。我入自外,室人交徧谪我。已焉哉!天实为之,谓之何哉!
王事敦我,政事一埤遗我。我入自外,室人交徧摧我。已焉哉!天实为之,谓之何哉!

【解读】

《北门》倾诉了一位基层官吏郁郁不得志的心声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是对“卫之忠臣不得其志”的讽刺,朱熹《诗集传》亦承袭此说。与之不同,清人方玉润《诗经原始》则认为此诗主旨是....
查看详细

北风

北风其凉,雨雪其雱。惠而好我,携手同行。其虚其邪?既亟只且!
北风其喈,雨雪其霏。惠而好我,携手同归。其虚其邪?既亟只且!
莫赤匪狐,莫黑匪乌。惠而好我,携手同车。其虚其邪?既亟只且!

【解读】

《北风》一诗的主旨,《毛诗序》认为是“刺虐”,描绘了“卫国并为威虐,百姓不亲,莫不相携持而去焉”的情景。而从“同车”一词来看,主人公应非普通人民,乃是贵族阶....
查看详细

静女

静女其姝,俟我于城隅。爱而不见,搔首踟蹰。
静女其娈,贻我彤管。彤管有炜,说怿女美。
自牧归荑,洵美且异。匪女之为美,美人之贻。

【解读】

《静女》是一首历来就颇受选家注目的经典诗作。传统的说法以《毛诗序》和郑玄《笺注》为代表,认为此诗旨在针砭“卫君无道,夫人无德”之时弊。此外,王先谦《诗三家义集疏》认为此....
查看详细

新台

新台有泚,河水弥弥。燕婉之求,蘧篨不鲜。
新台有洒,河水浼浼。燕婉之求,蘧篨不殄。
鱼网之设,鸿则离之。燕婉之求,得此戚施。

【解读】

新台是卫宣公为娶宣姜所修筑的高台,在今山东甄城黄河北岸。宣姜本是太子伋的未婚妻,卫宣公觊觎其美貌,所以在新台将其截留下来,强占为己妻。因此,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正是卫国人作以....
查看详细

二子乘舟

二子乘舟,泛泛其景。愿言思子,中心养养!
二子乘舟,泛泛其逝。愿言思子,不瑕有害!

【解读】

关于《二子乘舟》这首诗的创作背景,《毛诗序》言为“卫宣公之二子争相为死,国人伤而思之,作是诗也”。《毛传》中则更具体地介绍了这一动人故事:卫宣公将太子伋之未婚妻宣姜夺为....
查看详细
  • 119条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