彤弓

彤弓弨兮,受言藏之。我有嘉宾,中心贶之。钟鼓既设,一朝飨之。
彤弓弨兮,受言载之。我有嘉宾,中心喜之。钟鼓既设,一朝右之。
彤弓弨兮,受言櫜之。我有嘉宾,中心好之。钟鼓既设,一朝酬之。

【解读】

据古代的铜器铭文记载,天子以弓矢等物赏赐有功诸侯,这是西周到春秋时代的一种礼仪制度。《彤弓》一诗的主题正如《毛诗序》所言,乃“天子锡有功诸侯也”。《左传》则提出此诗与《湛露》为“卫宁武子来聘,公与之宴”而作的。

本诗共分三章,每章六句,皆用叠章手法。各章首二句直接用赋,聚焦于天子赐予诸侯的物品——“彤弓”之上,且用“藏”“载”“櫜”三字表现出受赐诸侯对天子毕恭毕敬、至诚感念之心。各章后四句则铺陈以钟鼓、美酒宴饮款待“嘉宾”的场面,“飨”“右”“酬”三字体现出主人劝酒致意的热切殷勤,也折射出周时含蓄重礼的宴饮文化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彤弓:朱漆弓,古代天子用以赐有功的诸侯或大臣使专征伐。
(2)弨〔chāo〕:弓弦松弛。
(3)言: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
(4)贶〔kuàng〕:欲赠赐物品,一说善好。
(5)飨〔xiǎng〕:设盛宴招待宾客。
(6)右:此指在席位右侧奠酒以致敬先祖或神灵,泛指主宾间敬酒劝饮之事。一说通“侑”,劝酒。
(7)櫜〔gāo〕:收纳弓箭、盔甲等武器。
(8)酬:主人敬酒,宾客酬之。

【译文】

朱漆弓弦松弛了,领受将它收藏好。我有善美之宾客,心中欲赠他物品。钟鼓既已陈设好,一个早晨宴宾客。朱漆弓弦松弛了,领受将它运载回。我有善美之宾客,心中对他很喜欢。钟鼓既已陈设好,一个早晨敬美酒。朱漆弓弦松弛了,领受将它收纳起。我有善美之宾客,心中对他很喜好。钟鼓既已陈设好,一个早晨酬敬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