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月

六月栖栖,戎车既饬。四牡骙骙,载是常服。玁狁孔炽,我是用急。王于出征,以匡王国。
比物四骊,闲之维则。维此六月,既成我服。我服既成,于三十里。王于出征,以佐天子。
四牡修广,其大有颙。薄伐玁狁,以奏肤公。有严有翼,共武之服。共武之服,以定王国。
玁狁匪茹,整居焦获。侵镐及方,至于泾阳。织文鸟章,白旆央央。元戎十乘,以先启行。
戎车既安,如轾如轩。四牡既佶,既佶且闲。薄伐玁狁,至于大原。文武吉甫,万邦为宪。
吉甫燕喜,既多受祉。来归自镐,我行永久。饮御诸友,炰鳖脍鲤。侯谁在矣?张仲孝友。

【解读】

《六月》是一首展现征战凯旋、宴请庆功的赞歌。《毛诗序》指出此诗写的是“宣王北伐也”,姚际恒《诗经通论》亦云“此篇则系吉甫有功而归,燕饮诸友,诗人美之而作也”。可以确定此诗写的是周宣王派尹吉甫等人征伐猃狁之事。

本诗共分六章,每章八句。首章渲染了战事在即、一触即发的紧张氛围。二、三章则详述了我军周密的准备、威严的军容和英明的指挥,显露平定患乱、保家卫国的决心。四、五两章描写具体作战过程,从敌人步步紧逼的侵略,再到我方讨伐驱逐成功。末章写归来庆功赏赐、宴饮欢乐的热闹场景,和上章一同对国家栋梁尹吉甫及张仲给予了深情的礼赞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栖栖:忙碌不安貌。
(2)饬〔chì〕:修整,整治。
(3)骙骙〔kuí kuí〕:马匹雄壮貌。
(4)常服:古代军服。
(5)孔炽:很炽盛,极猖獗。
(6)是用:是以,因此。
(7)匡:救济,扶助。一说匡正。
(8)比物四骊〔lí〕:比物,使马力齐同一致,物指马力。骊,纯黑色的马。
(9)闲之维则:闲,古同“娴”,熟习,熟练。则,法度,规则。
(10)既成我服:已经做好我的军服。
(10)于三十里:于,去,往。三十里,古时行军三十里为一舍。
(11)颙〔yóng〕:形容硕大。
(12)薄:句首语气词,无实义。
(13)肤公:亦作“肤功”,大功。
(14)有严有翼:严,威严。翼,恭敬,谨肃,一说整齐。
(15)共武之服:共,共同,一说通“恭”,恭肃。武之服,兵武之事。
(16)匪茹:匪,同“非”。茹,柔弱,一说度越。
(17)整居焦获:整居,整齐而处。焦获,古湖泊名,在今陕西泾阳西北,一说在今山西阳城以西。
(18)镐及方:镐、方,皆周北部地名,与猃狁临近。
(19)织〔zhì〕文鸟章:指旗帜上绘有鸟隼图案。织,通“帜”。
(20)白旆〔bó pèi〕央央:白旆,古时旗末状如燕尾的绸制垂旒。白,通“帛”。央央,鲜明貌。
(21)元戎:大的兵车。
(22)如轾〔zhì〕如轩:车身前低后高叫轾,前高后低叫轩。
(23)佶〔jí〕:健壮,一说齐正。
(24)大原:古地名。
(25)吉甫:周宣王贤臣尹吉甫〔尹为官名〕,又称兮伯吉父,姓兮,名甲,字伯吉父。
(26)宪:效法。
(27)祉〔zhǐ〕:福。
(28)永久:历时长久。
(29)御:进献。
(30)炰〔fǒu〕鳖脍〔kuài〕鲤:炰,蒸煮。脍,将肉切成细条或薄片。
(31)侯:句首语助词,表疑问。
(32)张仲孝友:张仲,字忠嗣,周宣王贤臣,与尹吉甫共同辅佐周朝实现中兴。孝友,孝顺父母,友爱兄弟。

【译文】

六月匆忙而劳碌,兵车已经修整好。四匹公马身雄壮,运载这些军战服。猃狁狄戎极猖獗,我方情势故紧急。周王下令命出征,以此匡扶我王国。四匹黑马力齐等,训练熟习有法度。就在这个六月间,已经制成我军服。我之军服既制成,前往行军三十里。周王下令命出征,以此辅佐我天子。四匹公马高又广,身材健壮又硕大。讨伐猃狁狄戎族,敬献伟大之功绩。将帅威严又恭谨,共同执掌此武事。共同执掌此武事,以此安定我王国。猃狁并非柔弱者,整齐驻扎在焦获。侵略镐地与方地,然后到达泾阳地。旗帜文采绘鸟隼,绸制垂旒色鲜明。大型兵车有十乘,先行开路作前锋。兵车既已驶安稳,车身高低有轾轩。四匹公马既雄健,不仅雄健且从容。讨伐猃狁狄戎族,然后到达大原地。文武双全尹吉甫,万国以之为榜样。吉甫宴饮心喜悦,已经领受许多福。从那镐地而归来,我之行途历时久。宴饮敬酒诸友人,烹蒸甲鱼切鲤鱼。有谁正在这里呢?张仲孝顺又友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