蓼萧

蓼彼萧斯,零露湑兮。既见君子,我心写兮。燕笑语兮,是以有誉处兮。
蓼彼萧斯,零露瀼瀼。既见君子,为龙为光。其德不爽,寿考不忘。
蓼彼萧斯,零露泥泥。既见君子,孔燕岂弟。宜兄宜弟,令德寿岂。
蓼彼萧斯,零露浓浓。既见君子,鞗革忡忡。和鸾雍雍,万福攸同。

【解读】

《蓼萧》一诗的主旨,《毛诗序》认为是赞颂天子之恩德“泽及四海也”;朱熹《诗序辨说》则提出“诸侯朝于天子,天子与之燕,以示慈惠,故歌此诗”;部分近现代学者认为此是诸侯歌颂天子之诗,此三说皆有可取之处。

全诗共分四章,每章六句,各章前三句为复沓句式。各章皆以艾蒿及其上露珠起兴,萧艾在周时常常被用在祭祀之中,而诸侯朝见天子“有与助祭祀之礼”,故萧艾可说是诸侯的暗喻。其后以“君子”代称周天子,诗人耗费大量笔墨赞其美德和恩泽,祝之福盛且寿长,流露出诸侯对天子的衷心爱戴和拥护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蓼〔lù〕:形容植物高大。
(2)萧:即艾蒿。
(3)零露:滴落露水。
(4)湑〔xǔ〕:显出,露出。一说叶上水珠貌。
(5)写:倾吐,抒发。
(6)誉处〔chǔ〕:安乐和悦。誉,通“豫”。
(7)瀼瀼〔ráng ráng〕:形容露水很多。
(8)龙:通“宠”,恩宠。
(9)爽:差错。
(10)寿考:长寿,年高。
(10)泥泥:露水浓重貌。
(11)孔燕岂弟〔kǎi tì〕:孔燕,十分安乐闲适。岂弟,同“恺悌”,和乐平易。
(12)令德寿岂〔kǎi〕:令德,美德。寿岂,长寿而快乐,岂通“恺”。
(13)鞗〔tiáo〕革冲冲:鞗革,马络头的下垂装饰。冲冲,饰物下垂貌,一说涌摇貌。
(14)和鸾雍雍:和鸾,古代车上的铃铛,挂在车前撗木上称“和”,挂在轭首或车架上称“鸾”。雍雍,声音和谐。
(15)攸同:所同归,所同聚。

【译文】

艾蒿长得高又长,露珠滴滴流落下。既已见到那君子,我的心怀终吐露。燕然欢笑又说话,因此安乐又和悦。艾蒿长得高又长,露珠很多落下来。既已见到那君子,承受恩宠享荣光。他的品德无差池,寿命长久无穷尽。艾蒿长得高又长,露水繁多滴落下。既已见到那君子,十分安适而和乐。兄弟和顺又亲睦,德美寿长又快乐。艾蒿长得高又长,露水浓重滴落下。既已见到那君子,络头饰物向下垂。车上铃铛声和谐,万福同归齐会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