采芑

薄言采芑,于彼新田,呈此菑亩。方叔涖止,其车三千。师干之试,方叔率止。乘其四骐,四骐翼翼。路车有奭,簟茀鱼服,钩膺鞗革。
薄言采芑,于彼新田,于此中乡。方叔涖止,其车三千。旂旐央央,方叔率止。约軧错衡,八鸾玱玱。服其命服,朱芾斯皇,有玱葱珩。
鴥彼飞隼,其飞戾天,亦集爰止。方叔涖止,其车三千。师干之试,方叔率止。钲人伐鼓,陈师鞠旅。显允方叔,伐鼓渊渊,振旅阗阗。
蠢尔蛮荆,大邦为仇。方叔元老,克壮其犹。方叔率止,执讯获丑。戎车啴啴,啴啴焞焞,如霆如雷。显允方叔,征伐玁狁,蛮荆来威。

【解读】

《采芑》仍是一首战争诗,《毛诗序》指出此诗所写为“宣王南征也”。本诗展现了周宣王之贤臣方叔领兵平定猃狁、威慑蛮荆的赫赫战功,洋溢着对周朝强大军事实力和方叔英明信诚之德的热情赞颂。

全诗共分四章,每章十二句,部分诗句运用了叠章手法。前二章皆以“采芑”起兴,描写方叔视察军队及战前练兵准备工作,特别渲染了周朝车马的盛多及方叔服饰的华贵,流露出“大邦”上国的不凡气派和自豪感。第三章以飞隼起兴,描写了紧张激烈的战争场面,包括操练武器、击鼓传令、整顿军队、班师回朝等。末章通过写俘虏敌众、征伐猃狁、威服蛮荆等,进一步渲染了周的军容军威和方叔的卓越功勋,也展现了周室“各国来朝”的中兴之象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薄言采芑〔qǐ〕:薄言,句首语助词,无实义。芑,一种野菜,味苦。
(2)新田:开垦两年的田地。
(3)菑〔zī〕亩:开垦一年的田地。
(4)方叔涖〔lì〕止:方叔,周宣王时贤臣。涖,同“莅”,来临。止,句末语助词,无实义。
(5)师干〔gān〕之试:师,军队,一说众人。干,盾,泛指兵器,一说杆,一说捍卫。试,使用,操练。
(6)翼翼:整齐貌,一说雄健貌。
(7)路车有奭〔shì〕:路车,辂车。奭,盛多貌,一说红色涂饰。
(8)簟茀〔diàn fú〕鱼服:簟茀,遮蔽车厢后窗的竹席。鱼服,鱼皮制的箭袋。
(9)钩膺鞗〔tiáo〕革:钩膺,马颔及胸上的革带,下垂缨饰。鞗革,马络头的下垂装饰。
(10)中乡:乡中。
(10)旂旐〔qí zhào〕央央:旂,上绘交龙并有铃铛的旗子。旐,上绘龟蛇的旗子。央央,鲜明貌。
(11)约軧〔dǐ〕错衡:约軧,以皮饰缠束车轴长出的部分。错衡,在车辕前端的横木上绘以文采。
(12)八鸾玱玱〔qiāngqiāng〕:鸾,结在马衔上的铃铛,马口两旁各一。玱玱,象声词,金玉珠石等的撞击声。
(13)命服:王命赐予的制服。
(14)朱芾〔fú〕斯皇:朱芾,礼服上的红色蔽膝,芾通“韨”。皇,古同“煌”,辉煌。
(15)有玱葱珩〔héng〕:有玱,义同“玱玱”。葱,青绿色。珩,佩玉上面的横玉,形状像磬。
(16)鴥〔yù〕彼飞隼:鴥,鸟疾飞貌。飞隼,鸟名,凶猛善飞,故名。
(17)戾:至,到达。
(18)钲〔zhēng〕人伐鼓:钲人,掌管鸣钲击鼓之事的官吏。钲,古代一种铜制军用乐器,形似钟而狭长,有长柄可执,口向上。伐鼓,击鼓,表示进攻的信号。
(19)陈师鞠〔jū〕旅:陈师,陈列军队。鞠旅,向军队发出出征号令,犹誓师。
(20)显允:英明信诚。
(21)渊渊:象声词,击鼓声。
(22)振旅阗阗〔tián tián〕:振旅,整队班师。阗阗,盛多貌,一说击鼓声。
(23)蠢尔蛮荆:蠢,蠢动,骚乱,一说愚蠢。蛮荆,对春秋楚国荆州一带的蔑称。
(24)克壮其犹:克壮,宏大,强盛。犹,通“猷”,谋划。
(25)执讯获丑:执讯,对所获敌人加以讯问。获丑,俘获敌众。
(26)啴啴〔tān tān〕:众多貌,一说车马行走声。
(27)焞焞〔tūn tūn〕:盛大貌。
(28)威:顺服其威。

【译文】

前去采摘苦味芑菜,在那耕作二年田地,在这耕作一年田地。方叔莅临来到此地,他有车马三千多乘,兵士持盾精勤操练。方叔率领众位兵卒,乘上四骐所拉之车。四匹骐马队列整齐。贵族辂车数量众多,遮窗竹席鱼皮箭袋,马颔革带络头垂饰。前去采摘苦味芑菜,在那耕作二年田地,在这郊外乡野之间。方叔莅临来到此地,他有车马三千多乘,旂旐旌旗色彩鲜明。方叔率领众位兵卒,缠束车毂绘彩车衡,八只鸾铃玱玱作声。穿上王命所赐制服,红色蔽膝辉煌夺目,青色玉珩玱玱有声。飞隼鸟儿迅疾飞翔,时而高飞到达高空,时而群集栖息在木。方叔莅临到达此地,他有车马三千多乘,兵士持盾精勤操练。方叔率领众位兵卒,钲鼓之官击打战鼓,陈列军队发出号令。英明信诚这位方叔,击打战鼓咚咚作响,整队班师气势浩大。野蛮荆人蠢蠢欲动,与我大国结下怨仇。方叔堪称国之元老,实力强大善于谋略。方叔率领众位兵卒,俘获敌人加以讯问。出战兵车数量极多,场面盛大而又壮观,其声如同隆隆雷霆。英明信诚这位方叔,征战讨伐猃狁之族,野蛮荆人顺服我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