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月

正月繁霜,我心忧伤。民之讹言,亦孔之将。念我独兮,忧心京京。哀我小心,癙忧以痒。
父母生我,胡俾我瘉?不自我先,不自我后。好言自口,莠言自口。忧心愈愈,是以有侮。
忧心惸惸,念我无禄。民之无辜,并其臣仆。哀我人斯,于何从禄?瞻乌爰止?于谁之屋?
瞻彼中林,侯薪侯蒸。民今方殆,视天梦梦。既克有定,靡人弗胜。有皇上帝,伊谁云憎?
谓山盖卑,为冈为陵。民之讹言,宁莫之惩。召彼故老,讯之占梦。具曰予圣,谁知乌之雌雄!
谓天盖高,不敢不局。谓地盖厚,不敢不蹐。维号斯言,有伦有脊。哀今之人,胡为虺蜴?
瞻彼阪田,有菀其特。天之杌我,如不我克。彼求我则,如不我得。执我仇仇,亦不我力。
心之忧矣,如或结之。今兹之正,胡然厉矣?燎之方扬,宁或灭之?赫赫宗周,褒姒灭之!
终其永怀,又窘阴雨。其车既载,乃弃尔辅。载输尔载,将伯助予!
无弃尔辅,员于尔辐。屡顾尔仆,不输尔载。终逾绝险,曾是不意。
鱼在于沼,亦匪克乐。潜虽伏矣,亦孔之炤。忧心惨惨,念国之为虐!
彼有旨酒,又有嘉肴。洽比其邻,婚姻孔云。念我独兮,忧心殷殷。
佌佌彼有屋,蔌蔌方有谷。民今之无禄,天夭是椓。哿矣富人,哀此惸独。

【解读】

根据诗中“赫赫宗周,褒姒灭之”一句,可以断定此诗写的是西周将亡之际腐败黑暗的政治和社会现实。自《毛诗序》提出本诗主题是“大夫刺幽王”以来,古今学者几乎没有异议。

全诗共分十三章,前八章各八句,后五章各六句。诗中以天暗指君王,指出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君王却不闻不问,“梦梦”昏昏,甚而有占梦问卜、宠幸奸佞、怠慢贤臣等昏庸之举。其次,王朝的权臣巧言令色、散布流言,而且结党营私、心如“虺蜴”,然而却有“旨酒嘉肴”相伴,又有高官厚禄之利,这恰与贤臣备受冷落、广大人民困苦不堪的现状形成鲜明对比。诗中反复渲染了民众的疾苦和诗人的哀愁,堪可与屈原的《离骚》并存优秀的爱国忧国文学作品之列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正月繁霜:正月,正阳之月,指夏历四月。繁霜,浓霜。
(2)孔之将:孔,甚,很,后同。将,此指影响很大。
(3)京京:忧愁不绝貌。
(4)小心:畏忌,顾虑。
(5)癙〔shǔ〕忧以痒:癙忧,郁闷忧愁。痒,病。
(6)瘉〔yù〕:同“愈”,得病,遭难。
(7)莠〔yǒu〕言:丑恶之言,坏话。
(8)愈愈:更加严重。
(9)茕茕〔qióng qióng〕:忧愁貌。
(10)无禄:不幸。
(10)从禄:得到利禄。
(11)瞻乌爰止:乌,乌鸦。止,栖止。
(12)侯薪侯蒸:侯,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薪,较粗的木柴。蒸,较细的木柴。
(13)殆:危险。
(14)梦梦:昏暗,不明。
(15)既克有定:既然上天有所命定。克,能够,后文“克乐”之“克”义同。
(16)盖卑:盖,表推测,犹大概、或许。一说通“盍”,为何。卑,地势低下。
(17)惩:惩戒,戒止。
(18)故老:元老,旧臣。
(19)讯之占梦:讯,询问。占梦,卜度梦的吉凶。
(20)具:通“俱”,全,都。
(21)局:弯曲。
(22)蹐〔jí〕:走小碎步,即后脚尖紧接着前脚跟。
(23)号〔háo〕:呼号,喊叫。
(24)有伦有脊:伦、脊,泛指原则、道理。
(25)虺蜴〔huǐyì〕:虺,一种毒蛇。蜴,蜥蜴。
(26)阪〔bǎn〕田:山坡上的田。
(27)有菀〔yù〕其特:菀,茂盛貌。特,单独,特出。
(28)扤〔wù〕:动摇。
(29)克:战胜,攻下。
(30)则:语尾助词,无实义。
(31)执我仇仇:执,留下。仇仇,怠慢貌。
(32)力:功绩能力。
(33)结:郁结。
(34)正:通“政”,政治,政事。一说滋长。
(35)扬:高扬,指火势旺盛。
(36)宗周:指周王朝,因周为所封诸侯国之宗主国,故称。
(37)褒姒〔bāo sì〕:姒姓,褒国人,周幽王姬宫湦第二任王后,幽王曾为她而“烽火戏诸侯”。
(38)永怀:长久愁忧悲伤。
(39)窘:困迫。
(40)辅:古代夹在车轮外旁的直木,每轮二木,用以增加车轮载重支力。
(41)载〔zài〕输尔载〔zài〕:前一个“载”为句首语助词,无实义;后一个“载”指所承载之物。输,掉落。
(42)将〔qiāng〕:表示愿望、请求。
(43)员〔yún〕:加固。
(44)仆:车夫。一说通“轐”,指附在车轴上起固定作用的东西。
(45)曾〔zēng〕是不意:乃,竟。不意,不在意,不留意。
(46)炤〔zhāo〕:古同“昭”,明显。
(47)惨惨:忧闷,忧愁。
(48)洽比:融洽亲近。
(49)云:亲近和睦,一说周旋。
(50)殷殷:忧伤貌。
(51)佌佌〔cǐcǐ〕:渺小,卑贱。
(52)蔌蔌〔sù sù〕:鄙陋,浅薄。
(53)天夭是椓〔zhuó〕:夭,摧折。椓,毁坏,伤害。
(54)哿〔gě〕:欢乐。一说通“嘉”,美好。一说可以。
(55)茕独:泛指孤独无依之人。茕,没有兄弟之人。独,老而无子嗣之人。

【译文】

周历正月霜降浓重,我的心中充满忧伤。民众所传谣言流语,也会散布影响广泛。心想唯我独自一人,忧心忡忡难以断绝。哀怜自己畏忌顾虑,忧郁苦闷以致成疾。父母既然生养了我,为何使我遭逢灾殃?既不在我生前出现,也不在我身后出现。美好话语从口说出,丑恶之言也从口出。忧愁之心更加严重,因此遭受这番欺侮。心中忧愁而又悲伤,想到自己没有利禄。平民百姓并无罪过,却也全都成为奴仆。哀悯我的国中之人,要从哪里求得利禄?瞻望乌鸦就要栖息,会在谁家房屋之上?瞻望那片树林之中,树木可做粗细柴薪。百姓如今正处危难,看那上天昏暗不明。上天之命既可确定,就没有人不须禀受。天上有那君皇上帝,所憎恨者又是谁人?人说山丘地势低下,实为高冈以及峻岭。民众所传谣言流语,难道不去惩戒制止?征召那些元老旧臣,询问请其占卜梦境。人人都说自己圣明,谁能知晓乌鸦雌雄?人说天空高旷辽远,我却不敢不弯着腰。人说大地深厚凝重,我却不敢不踩碎步。只有呼号所发之言,有条有理讲究原则。哀叹如今世上众人,为何要像虺蛇蜥蜴!远望那方山坡田地,独自长得兴盛丰茂。上天动摇折磨于我,唯恐不能将我打倒。当初他们请求用我,唯恐不能将我获得。留下我后怠慢无礼,也不让我出力建功。心中感到忧愁伤悲,如同有物蕴结一起。如今这些国家政事,为何变得猛厉暴烈?大火燎燃正值旺盛,难道有人可以扑灭?光辉显赫周之王朝,正是褒姒将它毁灭。终是长久忧愁悲伤,又遇阴雨穷困窘迫。车内既已装载好物,于是丢弃你的车辅。你的载物掉落下来,请求大伯帮助自己。不要丢弃你的车辅,还要加固你的车辐。频频回看你的车夫,不要掉下你的载物。终于度过大艰巨险,竟然还是无意之中。鱼儿正在池沼之中,也并非能得到快乐。即使深潜藏伏其中,也能看得十分清楚。心中忧愁而又苦闷,顾虑国家施行虐政。他有香醇美味之酒,又有精美上好菜肴,邻友相处融洽和睦,婚姻裙带甚为亲近。心想我是独自一人,忧愁之心深重殷切。卑贱之人拥有房屋,鄙陋之徒享有俸禄。百姓如今没有利禄,上天摧折而又伤害。欢乐喜悦是那富人,可怜这些茕独之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