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弁

弁彼鸴斯,归飞提提。民莫不穀,我独于罹。何辜于天?我罪伊何?心之忧矣,云如之何?
踧踧周道,鞫为茂草。我心忧伤,惄焉如捣。假寐永叹,维忧用老。心之忧矣,疢如疾首。
维桑与梓,必恭敬止。靡瞻匪父,靡依匪母。不属于毛?不罹于里?天之生我,我辰安在?
菀彼柳斯,鸣蜩嘒嘒,有漼者渊,萑苇淠淠。譬彼舟流,不知所届,心之忧矣,不遑假寐。
鹿斯之奔,维足伎伎。雉之朝雊,尚求其雌。譬彼坏木,疾用无枝。心之忧矣,宁莫之知?
相彼投兔,尚或先之。行有死人,尚或墐之。君子秉心,维其忍之。心之忧矣,涕既陨之。
君子信谗,如或酬之。君子不惠,不舒究之。伐木掎矣,析薪扡矣。舍彼有罪,予之佗矣。
莫高匪山,莫浚匪泉。君子无易由言,耳属于垣。无逝我梁,无发我笱。我躬不阅,遑恤我后。

【解读】

《小弁》是一首充满忧愤哀怨情绪的诗歌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为“大子之傅作焉”,旨在“刺幽王也”。此说暗含的史实是周幽王听信褒姒谗言,废黜申后与太子姬宜臼,二人因以逃奔他国。此外,还有认为此诗即姬宜臼所作的观点,以及《三家诗》提出的“伯奇作歌感父“说等。

全诗共分八章,每章八句。本诗中多处运用了起兴手法,如“寒鸦归飞”“周道茂草”“恭敬桑梓”“柳菀蜩鸣”“鹿奔雉雊”“先兔墐尸”“山高泉浚”等,有的是兴中有比,用以说明类似的道理。诗中充满着对自己凄遭贬黜、枉担罪责的哀悯自怜,以及对君子“信馋”“不惠”“不舒究”的谴责怨恨,还有自顾不暇、何及身后的声声哀叹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弁〔biàn〕彼鸒〔yù〕斯:弁,通“忭”,喜乐,欢乐。鸒,鸟名,又名雅乌,形似乌鸦,小如鸽。
(2)提提〔shí shí〕:安舒貌。
(3)谷:美好,吉庆。
(4)罹:忧患,苦难。
(5)踧踧〔dí dí〕周道:踧踧,平坦貌。周道,大道。
(6)鞫〔jū〕:穷尽,全都。
(7)惄〔nì〕焉如捣:惄,忧思,伤痛。捣,心病,一说捶打。
(8)假寐永叹:假寐,和衣打盹。永叹,长久叹息。
(9)用:表结果,犹“因而”“于是”。
(10)疢〔chèn〕如疾首:疢,烦热,亦泛指疾病。疾首,头痛,形容忧苦至极。
(10)维桑与梓:古人常在家宅旁栽种桑树和梓树,后以桑梓指代故乡。
(11)止:语尾助词,无实义。
(12)不属〔zhǔ〕于毛:属,连属,缀连。毛,指裘衣表面之毛。
(13)不离〔lì〕于里:离,附着,依附。里,指裘衣之里。
(14)辰:生辰,一说时运。
(15)菀〔yù〕:茂盛貌。
(16)鸣蜩嘒嘒〔tiáo huì huì〕:鸣蜩,蝉的一种,亦称秋蝉。嘒嘒,蝉鸣声。
(17)漼〔cuǐ〕:水深貌。
(18)萑〔huán〕苇淠淠〔pèi pèi〕:萑苇,蒹长成后为萑,葭长成后为苇,亦泛指芦苇。淠淠,茂盛貌。
(19)届:到达。
(20)伎伎〔qí qí〕:步履舒缓貌,一说疾驰貌。
(21)朝雊〔zhāo gòu〕:雉鸡在早晨鸣叫。
(22)相〔xiàng〕彼投兔:相,观看。投兔,用网捕兔。
(23)先:先行驱逐、放走。
(24)墐〔jìn〕:通“殣”,掩埋。
(25)秉心:居心,存心。
(26)忍:忍心,狠心。
(27)陨:落下。
(28)舒究:舒,宽舒和缓。究,谋虑,一说追究。
(29)掎〔jǐ〕:牵引,拖拉。
(30)析薪扡〔chǐ〕矣:析薪,劈柴。扡,顺着纹理劈开。
(31)佗:施加,负担。
(32)浚〔jùn〕:深。
(33)无易由言:无易,不要轻易。由言,说话。
(34)属〔zhǔ〕:连接,贴附。
(35)无逝我梁:逝,去,往。梁,鱼堰,拦水捕鱼的堤坝。
(36)无发我笱〔gǒu〕:发,打开。笱,竹制的捕鱼器具,口大窄颈,腹大而长。
(37)阅:容纳,容许。
(38)恤:忧虑。

【译文】

那些雅乌欢乐喜悦,飞翔归巢体态安舒。百姓生活无不美好,唯独是我遭逢患难。我对上天有何过咎,我的罪错又是什么?心中感到忧愁哀伤,对此又能做些什么?平正坦荡是那大道,全都长满丰茂草丛。心中感到忧愁哀伤,忧思伤痛如得心病。和衣打盹长久叹息,忧虑可以使我老去。心中感到忧愁哀伤,烦热苦闷如同头痛。只有桑树和那梓树,定要对其恭敬相待。无人不是瞻仰父亲,无人不是依恃母亲。不与衣表皮毛连属,不与衣里互相依附。上天既然将我生下,我的生辰又是何时?那些柳树长势茂盛,秋蝉鸣叫声音嘒嘒。有方潭渊积水深深,萑苇生长茂密兴盛。就像那只小舟漂流,不知将要到达何方。心中感到忧愁哀伤,没有空暇和衣打盹。野鹿正当奔跑之时,四蹄轻盈而又舒缓。雄雉清晨发出鸣叫,是为求得雌雉为偶。正如那棵枯坏树木,生病因而不出枝条。心中感到忧愁哀伤,难道无人可以知晓?看那罗网捕捉野兔,有的尚且先行放走。路上遇到已死之人,有的尚且将其掩埋。然而君子你的存心,却是这般残忍无情。心中感到忧愁哀伤,涕泪也已陨落下来。君子听信谗邪之言,就像酬答他人劝酒。君子没有恩遇惠爱,不作宽缓长久谋划。砍伐树木需要牵引,砍劈柴火须顺纹理。放过那些有罪之人,罪责却是施加我身。不高峻的不是山峦,不深浚的不是泉水。君子不要轻易发言,有人耳朵贴在墙上。不要去往我的鱼堰,不要打开我的鱼篓。我之自身尚不被容,怎能忧虑我之身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