巷伯

萋兮斐兮,成是贝锦。彼谮人者,亦已大甚!
哆兮侈兮,成是南箕。彼谮人者,谁适与谋。
缉缉翩翩,谋欲谮人。慎尔言也,谓尔不信。
捷捷幡幡,谋欲谮言。岂不尔受?既其女迁。
骄人好好,劳人草草。苍天苍天,视彼骄人,矜此劳人。
彼谮人者,谁适与谋?取彼谮人,投畀豺虎。豺虎不食,投畀有北。有北不受,投畀有昊!
杨园之道,猗于亩丘。寺人孟子,作为此诗。凡百君子,敬而听之。



巷伯 【解读】

《巷伯》这首诗的作者,在诗末已点明是一位名叫孟子的宫廷内官。关于其主题,《毛诗序》认为是“寺人伤于谗,故作是诗”以“刺幽王也”。此说基本贴合诗意,诗中也反复对那些谗言惑君、构陷贤良的奸恶小人予以了严厉的谴责和鞭挞。

全诗共分七章,前四章各四句,第五章五句,第六章八句,第七章六句。前二章分别以“贝锦”和“南箕”,暗喻罗织谗言和口舌之讼。三、四两章以“缉缉翩翩”“捷捷幡幡”二词,将小人相聚捏造谗言之态描摹得活灵活现、如对目前。五、六两章则通过“骄人”和“劳人”的对比,强调了现实的不公和黑暗,尤其是层层递进的“投弃谮人”,以夸张手法将使人对谮人的愤怒怨恨渲染得淋漓尽致。诗中反应的谄佞当道、贤良遭黜的政治现状,也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西周王朝之覆灭是自食其果,亦是历史之必然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萋兮斐兮:萋、斐,纹理色彩交错貌。
(2)贝锦:织有贝纹图案一般的锦缎,比喻诬陷他人、罗织成罪的谗言。
(3)谮〔zèn〕:诬陷,中伤。
(4)大〔tài〕:同“太”。
(5)哆〔chǐ〕兮侈兮:哆,大貌,一说张口。侈,扩大,一说盛气凌人。
(6)南箕〔jī〕:星宿名,即箕宿。由四星组成,二星为踵,二星为舌,踵窄舌宽。古人认为箕星主口舌,故多比喻谗佞。
(7)缉缉翩翩:缉缉,附耳私语状。翩翩,往来轻快貌;一说翩通“諞”,指花言巧语。
(8)捷捷幡幡〔fān fān〕:捷捷,花言巧语状;一说同“缉缉”;一说信口雌黄状。幡幡,回还往来貌,一说反复进言状。
(9)女〔rǔ〕:同“汝”。
(10)骄人好好〔hǎo hǎo〕:骄人,指得志小人。好好,喜悦貌。
(10)劳人草草:劳人,忧伤之人,指被馋者。草草,忧虑劳神貌,草为“慅”的假借字。
(11)畀〔bì〕:给与。
(12)有北:北方寒冷荒凉之地。有,语气助词,无实义,后同。
(13)有昊:即昊天,上苍。
(14)杨园:园圃名。
(15)猗〔yǐ〕于亩丘:猗,先须经过。亩丘,有垄界的山地,一说山丘名。
(16)寺人孟子:寺人,宫中近侍小臣。孟子,人名,非儒家“亚圣”孟子。

【译文】

色彩纹理交错相间,织绣成为贝纹锦缎。那些谗言诬陷人者,气焰也已太过嚣张。离散拓延而又扩大,最后形成南箕星宿。那些谗言诬陷人者,是谁去和他们商谋?附耳私语来去翩翩,谋虑想要构陷他人。你们说话需要慎重,不然会说你们无信。花言巧语回还往来,谋虑想要编造谗言。难道不会信受你话?往后却会远离于你。骄横小人欢欣喜悦,忧劳之人费心伤神。苍茫上天苍茫上天,请你审视那些骄人,请你怜恤这些劳人。那些谗言诬陷人者,是谁去和他们商谋?捉拿那些谗言奸人,将其投给豺狼老虎。豺狼老虎不肯食用,就再投给荒凉北方。荒凉北方不肯容受,最后投给苍苍上天。通往扬园那条道路,必定先经有垄山地。宫中近侍叫孟子者,是他作出这首诗歌。但凡诸位仁人君子,还请恭敬聆听其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