巧言

悠悠昊天,曰父母且。无罪无辜,乱如此幠。昊天已威,予慎无罪。昊天大幠,予慎无辜。
乱之初生,僭始既涵。乱之又生,君子信谗。君子如怒,乱庶遄沮。君子如祉,乱庶遄已。
君子屡盟,乱是用长。君子信盗,乱是用暴。盗言孔甘,乱是用餤。匪其止共,维王之邛。
奕奕寝庙,君子作之。秩秩大猷,圣人莫之。他人有心,予忖度之。跃跃毚兔,遇犬获之。
荏染柔木,君子树之。往来行言,心焉数之。蛇蛇硕言,出自口矣。巧言如簧,颜之厚矣。
彼何人斯?居河之麋。无拳无勇,职为乱阶。既微且尰,尔勇伊何?为犹将多,尔居徒几何?

【解读】

《巧言》一诗,揭露了奸佞当道、谗言祸国的政治现状,抒发了对贤良遭难、国家危乱的痛惜和忧虑。正如《毛诗序》所言“大夫伤于谗,故作是诗也”,且再判此诗诗旨为“刺幽王也”。

本诗共分六章,每章八句。首二章诗人即以“昊天”起兴,以言自己本是清白却被构陷致罪,而君王听信谗言、纵容佞人之举也终究酿成大祸,且愈演愈烈。中二章进一步推进情节,指出君王“屡盟”“信盗”,听任那些口蜜腹剑之辈胡作非为,违背了古圣先贤所传的宗庙之法和治国大道,终于引发心头大患。末二章是对那些巧言令色、聚集党羽之徒的讽刺贬斥,其中“蛇蛇硕言”“巧言如簧”“颜之厚矣”“无拳无勇”等词的描摹刻画,可谓活灵活现、入木三分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且〔jū〕:语尾助词,无实义。
(2)幠〔hū〕:大。
(3)威〔wèi〕:通“畏”,虐害。
(4)慎:诚然,确实。
(5)僭〔jiàn〕始既涵:僭,过分,一说通“谮”,谗言。涵,接受,容纳。
(6)乱庶遄沮〔zǔ〕:庶,或许,几乎。遄,快速,迅疾,后同。沮,同“阻”,阻遏,终止。
(7)祉〔zhǐ〕:福。
(8)已:停止。
(9)盟:结盟。
(10)是用:犹“是以”,因此。
(10)盗:此指小人、奸佞。
(11)餤〔tán〕:本指进食,此指增进、促进。
(12)止共:止,中止,废止;一说做到;一说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共,通“供”,供奉,奉事;一说通“恭”,指忠于职责;一说共事。
(13)邛〔qióng〕:病,劳。
(14)奕奕寝庙:奕奕,高大貌。寝庙,古代宗庙的正殿称庙,后殿称寝,合称寝庙。
(15)秩秩大猷:秩秩,众多而有条理,一说明智。大猷,治国大道。
(16)莫〔móu〕:通“谋”,谋划。一说制定。
(17)跃跃毚〔chán〕兔:跃跃,跳跃貌。毚兔,狡兔,大兔。
(18)荏〔rěn〕染:柔嫩貌。
(19)行〔xíng〕言:流言,谣言。
(20)数:思量,计度。
(21)蛇蛇〔yí yí〕硕言:蛇,通“訑”,浅薄傲慢貌。硕言,大话,空话。
(22)麋〔méi〕:通“湄”,水边,岸旁。
(23)拳:勇健。
(24)职为乱阶:职,专主,掌管。乱阶,祸乱的阶梯,指祸端、祸根。
(25)既微且尰〔zhǒng〕:微,通“癓”,小腿生疮。尰,通“瘇”,脚肿。
(26)为犹将多:犹,通“猷”,计谋,策划。将多,太多,甚多。
(27)居徒:居,积聚;一说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徒,徒众,党徒。

【译文】

浩瀚悠远是上天,可谓人之父与母。没有罪过无错咎,祸乱竟然如此大。上天已经降暴虐,但我确实没罪过。上天广大无边际,但我确实没错咎。祸乱刚刚发生时,过分言行就纵容。祸乱再次发生后,君子依然信谗言。君子闻馋如怒斥,祸乱或可速平息。君子见贤如赐福,祸乱或可速终结。君子屡次结盟约,祸乱因此得滋长。君子亲信奸佞人,祸乱因此更暴烈。奸佞小人话甜美,祸乱因此愈增进。不但中止忠心奉,而且为王添忧劳。高大恢宏是宗庙,君子将它营建起。众多有序治国道,此是圣人谋划出。他人有心要谗毁,我能揣测忖度到。狡兔来去方跳跃,遇到猎犬被捕获。树木娇柔而幼嫩,乃是君子栽种它。往来散布之流言,心中思量又计度。浅薄自大之空话,也是从口而说出。巧妙言语如鼓簧,颜面真是无比厚。那究竟是什么人?居住在那河岸边。没有力量无勇气,专门制造祸乱根。小腿生疮脚变肿,你的勇气在哪里?谋虑策划那么多,你聚徒众有几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