沔水

沔彼流水,朝宗于海。鴥彼飞隼,载飞载止。嗟我兄弟,邦人诸友。莫肯念乱,谁无父母?
沔彼流水,其流汤汤。鴥彼飞隼,载飞载扬。念彼不迹,载起载行。心之忧矣,不可弭忘。
鴥彼飞隼,率彼中陵。民之讹言,宁莫之惩?我友敬矣,谗言其兴。

【解读】

《沔水》这首诗的主旨,《毛诗序》解读为对周宣王的规谏匡扶;朱熹《诗集传》则提出“此忧乱之诗”;方玉润《诗经原始》又云:“分明乱世多谗,贤臣遭祸景象。”结合这些说法,可以大略窥见本诗大义。

本诗共分三章,前二章各八句,末章六句。前二章部分运用了叠章手法,且皆以流水漫溢和隼鸟疾飞起兴,营造了一种肃杀紧迫的氛围。而后诗人提到国中动乱已发,却无国人邻友关切支援,任那叛者违逆礼法起兵行军,自己也只能愁忧交加、不可遣怀。末章则写我友虽敬,已无人能止四处散播的流言讹传,表露出对国事不安、时局动荡的烦忧、焦虑和无奈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沔〔miǎn〕:流水满溢貌。
(2)朝宗:比喻支流汇入河海。
(3)鴥〔yù〕彼飞隼:鴥,鸟疾飞貌。飞隼,猛禽名。
(4)念:惦念,挂心。一说“尼”的假借,止。
(5)汤汤〔shāng shāng〕:水势浩大貌。
(6)迹:遵循法度。
(7)载起载行:起,起兵。行,行军。
(8)弭〔mǐ〕:止息,消除。
(9)率彼中陵:率,沿,循。中陵,山陵之中。
(10)讹言:流言,谣传。
(10)惩:戒止,禁止。
(11)敬:恭敬,一说同“警”,警戒。

【译文】

流水涨起漫溢出,最终汇合入大海。猛禽飞隼迅疾飞,时而飞翔时栖止。嗟叹我那兄与弟,国人以及诸友邻。无人肯念那动乱,有谁没有父和母?流水涨起漫溢出,水势汪洋又浩大。猛禽飞隼迅疾飞,时而飞翔时高扬。想到那人不遵法,发动兵甲行军队。心中感到极忧愁,无法排遣尽遗忘。猛禽飞隼迅疾飞,沿着那座山陵行。民间流布之谣言,难道竟然无人止!我之邻友虽恭敬,谗言却已炽然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