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驹

皎皎白驹,食我场苗。絷之维之,以永今朝。所谓伊人,于焉逍遥?
皎皎白驹,食我场藿。絷之维之,以永今夕。所谓伊人,于焉嘉客?
皎皎白驹,贲然来思。尔公尔侯,逸豫无期?慎尔优游,勉尔遁思。
皎皎白驹,在彼空谷。生刍一束,其人如玉。毋金玉尔音,而有遐心。

【解读】

关于《白驹》一诗的主题,存在有几种不同的说法。《毛诗序》及《笺注》云:“大夫刺宣王也,刺其不能留贤也。”朱熹《诗集传》云:“为此诗者,以贤者之去而不可留。”此外,还有“大夫代武王饯送箕子”说,“君王留贤而不得”说,及“朋友惜别相留”说等,今人多持最末一说。

全诗共分四章,每章六句,前二章运用了叠章句法。前二章都以“白驹食我苗叶”即赋起兴,通过“絷维”马儿来安享朝夕,流露出对作为嘉宾、逍遥徜徉的“伊人”的依依不舍之情。后二章以白驹“贲然”而来、“在彼空谷”暗示“伊人”之离去,诗人对友人“逸豫”“优游”和避世之行予以劝诫规谏,同时也对品质“如玉”的友人表达了维系情谊、保持联络的殷切之心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场:园圃。春夏为圃,秋冬为场。
(2)絷〔zhí〕之维之:絷,本指系绊马足,引申为拴捆、拘缚。维,拴、系。
(3)永:保持长久。
(4)藿〔huò〕:豆类植物的叶子。
(5)贲然来思:贲然,饰物盛多貌,一说马急驰貌。思,语尾助词,无实义。
(6)逸豫:闲适安乐。
(7)勉尔遁:勉,劝勉,一说“免”的假借字,不要。遁,避世,隐退。
(8)生刍〔chú〕:鲜草。
(9)金玉:比喻珍重爱惜。
(10)遐心:与人疏远之心。

【译文】

皎洁雪白的马驹,吃我场圃的禾苗。绊住马足拴系好,今朝长久得安宁。所谈及的那个人,正在这里徜徉徐行。皎洁雪白的马驹,吃我场圃的豆叶。绊住马足拴系好,今夜长久享太平。正在这里作嘉宾。皎洁雪白的马驹,饰物盛多来此地。你是公爵或侯爵,闲适安乐无期限。优游度日须谨慎,避世退隐应劝勉。皎洁雪白的马驹,在那空旷山谷中。新鲜草料拿一把,那人温润如美玉。不要太重你音讯,而对我生疏远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