瞻彼洛矣

瞻彼洛矣,维水泱泱。君子至止,福禄如茨。韎韐有奭,以作六师。
瞻彼洛矣,维水泱泱。君子至止,鞸琫有珌。君子万年,保其家室。
瞻彼洛矣,维水泱泱。君子至止,福禄既同。君子万年,保其家邦。

【解读】

《瞻彼洛矣》这首诗,《毛诗序》认为是借古讽今之作,所谓“刺幽王也”,“思古明王,能爵命诸侯,赏善罚恶焉”。朱熹《诗集传》则云:“此天子会诸侯于东都以讲武事,而诸侯美天子之诗,天子御戎服而起六师也”,此说更合诗旨。

本诗共分三章,每章六句,基本都用复沓句式。各章皆以“泱泱”洛水起兴,点明了天子会盟的地点,也营造了一种恢弘博大的气势。而后“君子”到来,以“韎韐”“鞞琫”自饰,表明此来是为讲习武事、展现武功。“福禄”及“保其”二句是对“君子”即周王的赞叹和祝辞,也暗含此次讲习武事的终极目标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泱泱:水势盛大貌。
(2)茨〔cí〕:用芦苇、茅草盖的屋顶,形容多。
(3)韎韐〔mèi gé〕有奭〔shì〕:韎韐,用茜草染成黄赤色的皮革,用作蔽膝护膝。奭,红色,一说盛大貌。
(4)以作六师:作,率领,统领。六师,周天子统驭的六军之师。
(5)鞞琫〔bǐng běng〕有珌〔bì〕:鞞,佩刀的柄或鞘。琫,刀鞘上端近口处的饰物。珌,刀鞘下端的装饰。
(6)同:聚集,一说相同。

【译文】

瞻望那洛水啊,水面浩渺无边。君子来到这里,福禄如同屋顶。皮蔽膝色赤黄,统帅天子六师。瞻望那洛水啊,水面浩渺无边。君子来到这里,刀鞘上下饰物。君子万年之长,保卫他的家室。瞻望那洛水啊,水面浩渺无边。君子来到这里,福禄已经聚集。君子万年之长,保卫他的家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