裳裳者华

裳裳者华,其叶湑兮。我觏之子,我心写兮。我心写兮,是以有誉处兮。
裳裳者华,芸其黄矣。我觏之子,维其有章矣。维其有章矣,是以有庆矣。
裳裳者华,或黄或白。我觏之子,乘其四骆。乘其四骆,六辔沃若。
左之左之,君子宜之。右之右之,君子有之。维其有之,是以似之。

【解读】

这首《裳裳者华》,历代学者多赞同朱熹《诗集传》的观点,认为是周王赞美诸侯之诗。《毛诗序》却认为此诗旨在讽刺幽王,所谓“古之仕者世禄,小人在位,则谗谄并进,弃贤者之类,绝功臣之世焉”。清代魏源《诗古微》提出“此亦诸侯嗣位初朝见之诗”。

全诗共分四章,每章六句,前三章前三句运用了叠咏手法,且前三章四、五句完全重叠,运用了顶真之修辞。前三章皆以“裳裳者华”起兴,而后引出我所见之人的不凡阵仗和我见他后心情畅快的状态。末章的“左之”“右之”《毛诗》认为代表的分别是阳道朝祀和阴道丧戎之事,末二句则是对“君子”表里如一、承传祖德的赞美之辞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裳裳:鲜明美盛貌。一说通“堂堂”。
(2)湑〔xǔ〕:茂盛。
(3)觏〔gòu〕:遇见。
(4)写:倾吐,抒发。一说通“泻”。
(5)誉处:安乐。誉,通“豫”。
(6)芸:形容艳丽美盛。
(7)章:礼乐法度,一说服饰文采。
(8)骆〔luò〕:鬣尾黑色的白马。
(9)沃若:驯顺貌,一说光滑柔软貌。
(10)似:通“嗣”,继承,延续。

【译文】

鲜妍明媚的花朵,叶子长得很繁盛。我遇见了那个人,我的心事得吐露。我的心事得吐露,因此可以享安乐。鲜妍明媚的花朵,黄色绚丽又盛美。我遇见的那个人,他有礼乐有法度。他有礼乐有法度,因此可以享吉庆。鲜妍明媚的花朵,有黄色也有白色。我遇见的那个人,他乘四骆所拉车。他乘四骆所拉车,六根缰绳甚服贴。从左走啊从左走,君子应对很合宜。向右走啊向右走,君子能够做到它。君子能够做到它,因此可以继先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