宾之初筵

所属分类:小雅·甫田之什

宾之初筵,左右秩秩。笾豆有楚,殽核维旅。酒既和旨,饮酒孔偕。钟鼓既设,举酬逸逸。大侯既抗,弓矢斯张。射夫既同,献尔发功。发彼有的,以祈尔爵。
籥舞笙鼓,乐既和奏。烝衎烈祖,以洽百礼。百礼既至,有壬有林。锡尔纯嘏,子孙其湛。其湛曰乐,各奏尔能。宾载手仇,室人入又。彼康爵,以奏尔时。
宾之初筵,温温其恭。其未醉止,威仪反反。曰既醉止,威仪幡幡。舍其坐迁,屡舞仙仙。其未醉止,威仪抑。曰既醉止,威仪怭怭。是曰既醉,不知其秩。
宾既醉止,载号载呶。乱我笾豆,屡舞僛僛。是曰既醉,不知其邮。侧弁之俄,屡舞傞傞。既醉而出,并受其福。醉而不出,是谓伐德。饮酒孔嘉,维其令仪。
凡此饮酒,或醉或否。既立之监,或佐之史。彼醉不臧,不醉反耻。式勿从谓,无俾大怠。匪言勿言,匪由勿语。由醉之言,俾出童羖。三爵不识,矧敢多又。


【注释】

左右秩秩:左右,指东西席位,一说周旋揖让。秩秩,有序貌。
笾豆〔biān〕有楚:笾豆,古代祭祀和宴会时盛装食物的两种礼器。楚,陈列齐整貌。
肴核维旅:肴,豆中盛装的肉酱。核,笾中盛装的水果。旅,陈列,摆放。
偕:齐同,一说通“皆”,遍及。
举酬逸逸:举酬,举起酒杯酬答劝酒。逸逸,谓往来有次序;一说同“绎绎”,连续不断。
大侯既抗:大侯,古代的一种箭靶。抗,举起。
同:聚集。
献尔发功:献,表现出来。发功,射箭技艺
有的〔dì〕:指射中靶心。
爵:一种青铜制酒器,此指饮酒。
籥〔yuè〕舞:吹籥而舞,舞时依籥声为节拍,属于文舞。
烝衎〔zhēng kàn〕烈祖:烝衎,进献可供娱乐之物。烈祖,建立功业的祖先。
洽:符合。
有壬有林:壬,盛大,庄严,一说卿大夫。林,众多貌,一说君主。
锡尔纯嘏〔gǔ〕:锡,通“赐”。纯嘏,大福。
湛〔dān〕:和乐。
各奏尔能:奏,进献,呈上。能,才能,技艺。
宾载手仇:载,语气助词,无实义,一说乃、便。手,选取。仇,对手。
室人入又:室人,主人。入又,即“又入”,指也参加射箭活动。
康爵:空的酒器。
时:射箭射中者。
反反:慎重、和善貌。
幡幡:轻率不庄重貌。
坐:同“座”,座席,座位。
仙仙:轻盈、轻举貌。
抑:慎审谦貌。
怭怭〔bì bì〕:轻薄不庄重貌。
秩:常礼。
呶〔náo〕:喧哗。
僛僛〔qīqī〕:醉舞倾斜貌。
邮:通“尤”,过失,罪过。
侧弁之俄:侧弁,歪斜的皮弁。俄,倾斜。
傞傞〔suōsuō〕:醉舞失态貌。
伐德:损害德行
令仪:美好的仪容、风度。
监:指监督饮酒的人,一说监督礼仪之人。
史:佐助酒监监督之人,一说记录饮酒时言行之人。
从谓:指勤勉劝酒。
大怠:太过轻慢失礼。
由:法度。
童羖〔gǔ〕:无角的公羊,比喻不存在的事物。
三爵:古礼饮酒不过三爵。
矧〔shěn〕敢多又:矧,何况,怎么。又,假借为“侑”,劝酒;一说再。

【翻译】

宾客初入筵席之时,左右席位井然有序。笾豆礼器整齐陈列,肉食水果各自盛好。酒浆调和而又甘美,饮酒有礼齐同一致。钟鼓既然已经陈设,举杯酬答往来有序。箭靶既然已经举起,弓箭张引等待发出。射手既然已经会集,献上你们射箭技艺。出箭之后击中靶心,以求罚你饮这爵酒。执籥起舞吹笙相伴,音乐演奏自然和谐。进献乐舞于诸烈祖,以此契合种种礼节。种种礼节既已做到,盛大庄严而又繁多。愿神赐你洪大福报,子孙长享安和快乐。安和快乐就是喜悦,各自献上你们才艺。宾客选择各自对手,主人一起参加进来。斟满哪些空的酒器,献给你们射中的人。宾客初入筵席之时,温和儒雅而又谦恭。他们饮酒未醉时,威仪赫然慎重和善。等到他们酒醉之后,威仪已失变得轻率。离开席位走到别处,屡屡起舞轻盈翩跹。他们饮酒还未醉时,威仪赫然审慎谦谨。到他们酒醉之后,威仪尽失变得轻薄。正是由于已经醉酒,全然不知常时礼仪。宾客既然已经醉酒,又是叫喊又是喧哗。弄乱我的笾豆礼器,屡次起舞歪倒倾斜。正是由于已经醉酒,全然不知所犯过失。头戴皮弁歪斜一边,屡次起舞失礼失态。已经醉酒就要离席,主客一同受其福德。已经醉酒却不离席,这就叫做损害品德。饮酒本是嘉美之事,只要仪容端庄美好。但凡宴会饮酒之时,有人已醉有人未醉。已经设立酒监监督,有时再以酒史佐助。些醉者固然不好,若人不醉反以为耻。不要殷勤劝人饮酒,莫使人醉太过轻慢。不该说的不要去说,不合法度不要去谈。酒醉使人所说之话,荒诞犹如无角公羊。不知饮礼不过三爵,怎能屡次劝其饮酒?

【解读】

宾之初筵》是一首劝诫人饮酒适度、莫失礼仪的诗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反映的是“幽王荒废,媟近小人,饮酒无度,天下化之”的现实,故“公既入,而作是诗也”。朱熹《诗集传》却提出“必武公自悔之作”。方玉润《诗经原始》则云:“(武公)见其非礼,未敢直谏,只好作悔过,用以自警,使王闻之,或以稍正其失”,此说融通前二说,于诗意最为通达。

全诗共分五章,每章十四句。诗中不仅对宴会的豪华盛大进行反复铺排,还描写了射箭竞技、祭祀烈祖等活动,尤其对宾客饮酒的场面刻画可谓惟妙惟肖、出神入化。宾客未醉时的温逊谦恭、威严庄重和醉酒后的轻薄无礼、手舞足蹈形成鲜明对比,借以引出对饮酒无度以致丑态百出的嘲讽,和对遵从礼法适度饮酒的提倡,体现出周朝以礼治国的人文风貌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