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武

挞彼殷武,奋伐荆楚。深入其阻,裒荆之旅。有截其所,汤孙之绪。
维女荆楚,居国南乡。昔有成汤,自彼氐羌,莫敢不来享,莫敢不来王。曰商是常。
天命多辟,设都于禹之绩。岁事来辟,勿予祸适,稼穑匪解。
天命降监,下民有严。不僭不滥,不敢怠遑。命于下国,封建厥福。
商邑翼翼,四方之极。赫赫厥声,濯濯厥灵。寿考且宁,以保我后生。
陟彼景山,松伯丸丸。是断是迁,方斫是虔。松桷有梴,旅楹有闲,寝成孔安。

【解读】

《殷武》是《颂》的最后一篇,《毛诗序》定此诗的主旨为“祀高宗也”,意即此诗是祭祀商高宗武丁的宗庙乐歌。《三家诗》及魏源等人提出此诗为宋襄公作以称颂其父桓公之辞,经方玉润等人考辨可知并不可取。此诗共六章,第一、四、五章各六句,第二、六章各七句,第三章五句。诗中主要赞颂了武丁讨伐荆楚并使各个部族臣服归顺的功绩,以及他在天下封邦建国、实行朝觐制度的举措,还有其平治天下、宣扬政教的文德,表达了希求其庇佑殷商后裔的愿望。末章则点明此诗是为武丁正寝落成的典礼而作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挞彼殷武:挞,疾速,一说勇武。殷武,指商王武丁。
(2)荆楚:楚国旧号为荆,在荆州一带。
(3)裒〔póu〕:聚集,此指俘虏。
(4)截:整齐有序。
(5)汤孙之绪:汤孙,成汤子孙。绪,遗业。
(6)女:同“汝”。
(7)南乡:南方。
(8)氐〔dī〕羌:古时西北地区两支少数民族。
(9)王:朝见天子。
(10)多辟〔bì〕:各国诸侯。
(10)绩:平治建功之处。
(11)辟〔bì〕:朝见君王。
(12)祸适:祸,降祸。适,同“谪”,谴责。
(13)严:恭敬。
(14)不僭不滥:指赏赐不逾越礼法,刑罚不肆意施加。
(15)遑:闲暇。
(16)封建:封邦建国。
(17)商邑翼翼:商邑,指商朝京师。翼翼,庄严雄伟貌,一说恭敬谨慎貌。
(18)极:准则,法式。
(19)濯濯:光明貌。
(20)后生:后世子孙。
(21)丸丸:高大挺拔貌。
(22)方斫是虔:方,方正,一说正在。虔,砍削,一说恭敬,一说砍木的砧板。
(23)松桷〔jué〕有梴〔chān〕:松桷,松木做的方椽子。梴,木长貌。
(24)旅楹有闲:旅,陈列,一说众多。楹,楹柱。闲,高大貌。
(25)寝:天子或诸侯的正厅,一说祭祀的寝庙。

【译文】

商王武丁行迅速,兴师讨伐荆楚族。深入地方险阻处,俘获荆楚之军队。所在整齐又有序,成汤子孙承遗业。你们荆楚之部族,国家处在那南方。往昔商王成汤时,那些氐羌诸民族,无人敢不来进贡,无人敢不来朝王,殷商乃是各国长。天帝下命于诸侯,大禹先迹设都邑。每年按时来朝觐,不受祸患与贬斥,农耕生产不懈怠。天帝降临而监察,天下百姓皆恭敬。不越礼法不肆意,不敢懈怠享闲暇。商王下令给诸地,封邦建国享福泽。商朝京师真庄严,四方天下之典范。宣扬政教极显赫,祖先之灵放光明。不仅长寿且康宁,保佑我王之后代。攀登而上那景山,松柏高大而挺拔。砍伐树木运回去,方正砍斫又切削。松木方椽真修长,陈设楹柱极高大,正厅建成很安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