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祖

嗟嗟烈祖!有秩斯祜。
申锡无疆,及尔斯所。
既载清酤,赉我思成。
亦有和羹,既戒既平。
鬷假无言,时靡有争。
绥我眉寿,黄耇无疆。
约軧错衡,八鸾鸧鸧。
以假以享,我受命溥将。
自天降康,丰年穰穰。
来假来飨,降福无疆。
顾予烝尝,汤孙之将。

【解读】

《烈祖》和上篇《那》的主题、内容比较类似,都是典型的宫廷祭祀乐歌,其中二诗的末二句完全相同。《毛诗序》概括此诗之旨为“祀中宗也”,中宗即商王太戊,他是太甲之孙、成汤之玄孙。现代学者则多认为此是祭祀成汤之诗。

全诗共一章二十二句,诗中殷切追思了商朝烈祖的恩德,展现了祭祀隆重而肃穆的场面,表达了希求先祖庇佑商朝、赐福无量的愿望。嗟嗟烈祖,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秩:常久,一说大。
(2)申锡:厚赐。
(3)所:处所,一说如今。
(4)酤〔gū〕:酒。
(5)赉〔lài〕我思成:赉,赐予,给予。思,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
(6)和羹:五味调和的肉羹。
(7)戒:严肃恭谨。
(8)鬷〔zōng〕假:鬷,总集。假,大众。
(9)黄耇〔gǒu〕:黄,黄发。耇,年老。
(10)约軧〔qí〕错衡:约軧,用皮饰缠束车毂两端。错衡,涂有文采的车辕横木。
(10)鸧鸧:通“锵锵”,形容鸾铃撞击声。
(11)假:同“格”,到来。
(12)将:助祭。
(13)穰穰:谷物丰熟貌。

【译文】

赞叹赫赫之先祖,常久享有天下福。上天厚赐无止境,直到如今你所在。既已斟上那清酒,上天赐我有所成。也有五味调和羹,恭谨平和以祭祀。总集大众静无言,此时没有诸纷争。使我安宁得长寿,黄发年高福无疆。皮饰车毂彩车衡,八只鸾铃锵锵响。登上朝堂献贡品,受命我王多助祭。从那上天降安康,丰收之年谷穰穰。神明到来享祭品,降下福泽无疆际。顾念我之冬秋祭,汤之子孙得扶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