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发

濬哲维商,长发其祥。洪水芒芒,禹敷下土方。外大国是疆,幅陨既长。有娀方将,帝立子生商。
玄王桓拨,受小国是达,受大国是达。率履不越,遂视既发。相土烈烈。海外有截。
帝命不违,至于汤齐。汤降不迟,圣敬日跻。昭假迟迟,上帝是祗,帝命式于九围。
受小球大球,为下国缀旒,何天之休。不竞不絿,不刚不柔。敷政优优,百禄是遒。
受小共大共,为下国骏厖。何天之龙,敷奏其勇。不震不动,不戁不竦,百禄是总。
武王载旆,有虔秉钺。如火烈烈,则莫我敢曷。苞有三蘖,莫遂莫达。九有有截,韦顾既伐,昆吾夏桀。
昔在中叶,有震且业。允也天子,降予卿士。实维阿衡,实左右商王。

【解读】

《长发》一诗,是商人祭祀成汤、相土等商朝历代先王,兼以歌咏贤相伊尹的宗庙乐歌。《毛诗序》概括此诗主旨称“大禘也”,禘是一种祭天之礼,为五年一次的大祭,与祫祭并称为“殷祭”。这首诗在内容、风格等方面与《周颂》中赞美周朝及其先祖的篇章比较近似。

全诗共分七章,第一章八句,第二章到第五章各七句,第六章九句,第七章六句。诗中贯穿着“天命神授”的观念,从大禹治水的事迹引入,追述了商人始祖契的出生,成汤、相土等贤明商王的文治武功,及他们为商朝基业所作出的巨大贡献。诗人多以四海诸国归服于商并行商之教令,反衬出商朝的强盛国力和无上权威。本诗还特别将商朝元老伊尹同历代商王一起进行歌咏,这种罕见的做法凸显了商人对伊尹的推崇和尊敬。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浚:深邃。
(2)发:发展,兴发。
(3)芒芒:水势浩大貌。
(4)敷下土方:敷,治理。下土方,天下四方。
(5)外大国是疆:外,王畿之外。疆,划定疆界。
(6)幅陨:幅员,陨同“员”。
(7)有娀〔sōng〕方将:娀,古国名,此指有娀氏之女简狄,商人始祖契之母。将,长大。
(8)玄王桓拨:玄王,指商人始祖契。桓拨,大治,一说威武刚毅。
(9)达:通达政教。
(10)率履:遵循礼法。履,通“礼”。
(10)遂视既发:视,巡视。发,施行。
(11)相土烈烈:相土,契之孙,昭明之子。烈烈,威严显赫貌。
(12)海外有截:海外,四海之外,泛指边远之地。截,整齐有序。
(13)跻〔jī〕:达到。
(14)昭假〔gǔ〕迟迟:昭假,向神祷告,以昭示其诚敬之心;一说以光明之德宽宥于人。迟迟,从容,舒缓;一说长久。
(15)祗〔zhī〕:恭敬。
(16)式于九围:式,统治。九围,九州。
(17)球:玉石。
(18)缀旒:表率,典范。一说缀结的旗旒。
(19)何天之休:何,通“荷”,承受。休,吉庆,美善;一说美誉。
(20)不竞不絿〔qiú〕:竞,纷争。絿,急躁。
(21)敷政优优:敷政,布政,施行教化。优优,温和宽厚貌。
(22)遒:聚集。
(23)共:通“珙”,璧玉。一说通“拱”,法度。
(24)骏厖:〔máng〕:丰厚,笃厚。
(25)何天之龙:何,通“荷”。龙,通“宠”。
(26)敷奏:陈奏,报告。
(27)戁〔nǎn〕:恐惧。
(28)总:总集,汇聚。
(29)旆〔pèi〕:旌旗。
(30)有虔秉钺〔yuè〕:虔,强固,勇武。钺,青铜制大斧。
(31)曷:危害。一说通“遏”。
(32)苞有三蘖〔niè〕:苞,树根。蘖,树木残存根茎上长出的新芽。
(33)莫遂莫达:遂,生长。达,发芽。
(34)韦顾:韦,古国名,在今河南滑县附近。顾,古国名,在今山东鄄城附近。
(35)昆吾:古国名,在今河南许昌附近,与韦、顾二国同为夏之与国。
(36)中叶:中世,中期。
(37)阿衡:伊尹,名挚,小名阿衡,辅佐成汤的贤相。
(38)左右:辅佐。

【译文】

智慧深邃是商祖,长久发展现吉祥。洪水茫茫浪滔天,大禹平治四方地。畿外大国定疆界,幅员辽阔边界长。有娀氏女刚长大,天命生子建商朝。玄王商契成大治,小国通达其教令,大国通达其教令。遵循礼法不逾越,于是巡视行教化。相土威严而显赫,四海之外皆有序。天帝之命不违逆,等到成汤齐天心。成汤降生并不迟,圣明诚敬日渐至。从容舒缓祈神明,恭敬事奉那天帝,天帝下命统九州。接受美玉小大球,成为诸国之表率。承受上天之吉庆,不起纷争不急躁,不过刚烈不柔弱。温和宽厚施政教,百种福禄齐聚集。接受璧玉小大共,对待各国诚笃厚,承受上天之恩宠。陈述奏告其英勇,既不震栗也不动,既不惊恐也不惧,百般福禄皆汇集。成汤高举那旌旗,强力执持那斧钺,如同火焰烈烈燃,无人敢将我侵害。树根长出三新枝,不能再生新嫩芽。九州整齐而有序,韦顾二国已讨伐,再征昆吾和夏桀。往昔商族之中世,威震四海建功业。商王诚然是天子,上天降下诸卿士。正是伊尹名阿衡,确实辅佐助商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