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颂 · 共5首

猗与那与!置我鞉鼓。
奏鼓简简,衎我烈祖。
汤孙奏假,绥我思成。
鞉鼓渊渊,嘒嘒管声。
既和且平,依我磬声。
於赫汤孙!穆穆厥声。
庸鼓有斁,万舞有奕。
我有嘉客,亦不夷怿。
自古在昔,先民有作。
温恭朝夕,执事有恪,
顾予烝尝,汤孙之将。

【解读】

《那》是《商颂》的第一篇,《商颂》皆是殷商后代祭祀其先祖的乐歌。这首诗即是通过对盛大铺排的乐舞场面,来对殷商历代先祖进行歌颂传扬的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是“祀成汤也”,且....
查看详细

烈祖

嗟嗟烈祖!有秩斯祜。
申锡无疆,及尔斯所。
既载清酤,赉我思成。
亦有和羹,既戒既平。
鬷假无言,时靡有争。
绥我眉寿,黄耇无疆。
约軧错衡,八鸾鸧鸧。
以假以享,我受命溥将。
自天降康,丰年穰穰。
来假来飨,降福无疆。
顾予烝尝,汤孙之将。

【解读】

《烈祖》和上篇《那》的主题、内容比较类似,都是典型的宫廷祭祀乐歌,其中二诗的末二句完全相同。《毛诗序》概括此诗之旨为“祀中宗也”,中宗即商王太戊,他是太甲之孙、成汤之玄....
查看详细

玄鸟

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,宅殷土芒芒。古帝命武汤,正域彼四方。
方命厥后,奄有九有。商之先后,受命不殆,在武丁孙子。武丁孙子,武王靡不胜。
龙旂十乘,大糦是承。邦畿千里,维民所止,肇域彼四海。
四海来假,来假祁祁。景员维河。殷受命咸宜,百禄是何。

【解读】

商人是以玄鸟为图腾的民族,“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”即是关于其起源的一则神话。《玄鸟》一诗应是商人祭祀高宗武丁的颂歌,正如《毛诗序》所云“祀高宗也”。武丁,子姓,名昭....
查看详细

长发

濬哲维商,长发其祥。洪水芒芒,禹敷下土方。外大国是疆,幅陨既长。有娀方将,帝立子生商。
玄王桓拨,受小国是达,受大国是达。率履不越,遂视既发。相土烈烈。海外有截。
帝命不违,至于汤齐。汤降不迟,圣敬日跻。昭假迟迟,上帝是祗,帝命式于九围。
受小球大球,为下国缀旒,何天之休。不竞不絿,不刚不柔。敷政优优,百禄是遒。
受小共大共,为下国骏厖。何天之龙,敷奏其勇。不震不动,不戁不竦,百禄是总。
武王载旆,有虔秉钺。如火烈烈,则莫我敢曷。苞有三蘖,莫遂莫达。九有有截,韦顾既伐,昆吾夏桀。
昔在中叶,有震且业。允也天子,降予卿士。实维阿衡,实左右商王。

【解读】

《长发》一诗,是商人祭祀成汤、相土等商朝历代先王,兼以歌咏贤相伊尹的宗庙乐歌。《毛诗序》概括此诗主旨称“大禘也”,禘是一种祭天之礼,为五年一次的大祭,与祫祭并称为&ldqu....
查看详细

殷武

挞彼殷武,奋伐荆楚。深入其阻,裒荆之旅。有截其所,汤孙之绪。
维女荆楚,居国南乡。昔有成汤,自彼氐羌,莫敢不来享,莫敢不来王。曰商是常。
天命多辟,设都于禹之绩。岁事来辟,勿予祸适,稼穑匪解。
天命降监,下民有严。不僭不滥,不敢怠遑。命于下国,封建厥福。
商邑翼翼,四方之极。赫赫厥声,濯濯厥灵。寿考且宁,以保我后生。
陟彼景山,松伯丸丸。是断是迁,方斫是虔。松桷有梴,旅楹有闲,寝成孔安。

【解读】

《殷武》是《颂》的最后一篇,《毛诗序》定此诗的主旨为“祀高宗也”,意即此诗是祭祀商高宗武丁的宗庙乐歌。《三家诗》及魏源等人提出此诗为宋襄公作以称颂其父桓公之辞,经方玉润....
查看详细
  • 15条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