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耳

所属分类:国风·周南

采采卷耳,不盈顷筐。嗟我怀人,寘彼周行。
陟彼崔嵬,我马虺隤。我姑彼金罍,维以不永怀。
陟彼高冈,我马玄黄。我姑酌彼兕觥,维以不永伤。
陟彼砠矣,我马瘏矣,我仆痡矣,云何吁矣。

【注释】

采采:采了又采。
卷耳:又名苍耳,一年生草本,菊科植物,可入药。
顷筐:亦作“顷匡”,斜口的竹筐。
怀人:心中怀想之人。
周行〔háng〕:周朝官员的行列,泛指朝廷官员的行列,一说指大道。
陟:升,登。
崔嵬〔wéi〕:本指有石的土山,后泛指险要的高山。
虺隤〔huītuí〕:疲极致病貌。
姑:姑且。:斟酒。
金罍〔léi〕:用以盛酒或水的青铜制容器。
维:句首发语词,无实义。
永怀:长久思念。
玄黄:谓马因疲病而显出黑黄相间的毛色。
兕觥〔sì gōng〕:盛行于商代和西周前期的酒器,腹椭圆形或方形,圈足或四足,有流和鋬,盖一成带角兽头形。
永伤:长久忧思、哀伤。
砠〔jū〕:上面有石的土山,一说上面有土的石山,指山中有石阻碍之处。
(17)瘏〔tú〕:指马因疲劳致病,无法前行。
(18)痡〔pū〕:指人因疲劳致病,无法走路。
(19)云何:奈何。云,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
(20)吁:叹息。

【翻译】

连续不断地采摘卷耳,斜口竹筐却没装满。我心中所怀想的人啊,我想把他安置在朝官的行列。攀登怪石嶙峋的高山,我的马儿神色已颓靡不振。我姑且先斟满青铜制成的酒器,以慰藉我心中绵不绝的思念。攀登那高峻峭拔的山冈,我的马儿毛色已黑黄斑驳。我姑且先斟满铸有兽头的酒器,以免除我心中长久不散的伤怀。攀登那乱石林立的山丘,我的马儿已疲乏不堪无法前进,我的仆人也精疲力尽不能行路,奈何我长吁短叹又能如何!

【解读】

《卷耳》是一首抒发“怀人”之情的经典名作。“怀人”是这个世间永恒的情感主题,因为它可以跨越具体的人、事、境,甚至可以跨越时空而将其情传递给千百年之后的人们。后世歌咏“怀人”的名篇,如张九龄《望月怀远》、孟浩然宿建德江》、王维《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》、王昌龄闺怨》等,或多或少体现出与《卷耳》一脉相承的咏志抒情之风。

关于《卷耳》一诗的主题,历来众说纷纭。古人有“后妃怀文王”“文王怀贤”“妻子怀念征夫”“征夫怀念妻子”诸说,今人朱渊清等认为第一章以思念征夫的妇女口吻来写,后三章则以思家念归的男子口吻来写,认为本诗“犹如一场表演着的戏剧,男女主人公各自的内心独白在同一场景同一时段中展开。”这些观点都有其合理之处,此处暂取“求贤”之意予以注译。

此外,本诗中第二章和第三章用到了“复沓”的章法结构,这种略带变动的“复沓”结构在《诗经》中俯拾皆是,如同一种吟咏重唱,有力地渲染了诗作的抒情意境,再现了音乐的主题旋律。第四章结构与前两章相差较大,这种手法被称作“单行章断”,同样在《诗经》中层出不穷。几个连续的语气词“矣”进一步烘托出人困马乏、求贤不得的忧思和哀伤,读来气回肠,令人亦如主人公一样扼腕不已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