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广

南有乔木,不可休思。
汉有游女,不可求思。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
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翘翘错薪,言刈其楚。
之子于归,言秣其马。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
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翘翘错薪,言刈其蒌。
之子于归,言秣其驹。
汉之广矣,不可泳思。
江之永矣,不可方思。

【解读】

《汉广》是《诗经》中咏物怀人的一首佳作,也《诗经》中仅有的几篇“刻画山水”的诗章之一。清代王士禛在《带经堂诗话》中对此诗评价颇高,甚至认为它是中国山水文学的发轫。

关于《汉广》一诗的主旨,主要有《毛诗序》“德广所及”说、三家诗“神女遗佩”说、清人方玉润“樵歌”说,以及今人多持的“情诗”说。鉴于《诗经》是一部真实全面地反映周代社会各个方面的百科全书,现实主义是其主要的创作特色,因此认为此诗反映周代普通人民的婚姻恋爱及礼仪风俗,当最为贴切。

全诗从结构形式上来看共有三章,前一章独立,后二章叠咏。三章的起兴之句围绕“木”“薪”“楚”“蒌”各意象展开,暗示出本诗的主人公是一位青年樵夫,“刈”字更是直接点明了采樵的劳动过程。首章八句,四曰“不可”,把樵夫苦恋追求“游女”而不得的怅惘无奈表现得淋漓尽致。现实中的遥不可及,转而化为幻想中的称心如意,因此作者在二、三章中构建出“游女”出嫁、割草喂马的美好幻境,使主人公的夙愿终于得以满足。然而梦幻泡影终会破灭,当睁开现实的眼睛时,那烟波浩渺的汉水和波浪滔天的长江依然无法渡过,那梦中“游女”的彼岸依然无法企及。

清代陈启源在《毛诗稽古编》中把此诗的诗境概括为“可见而不可求”,类似于西方浪漫主义所说的“企慕情境”。主人公由希望到失望、由幻想到幻灭的心路历程,伴着对长江汉水一咏三叹的叠唱,为我们永远留下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彼岸女子,一个虽然残缺却美得动人心魄的诗意境界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乔木:高大的树木。
(2)休思:休憩,止息。思,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后文诸“思”皆同此用法。
(3)汉:汉水。
(4)游女:出游的女子。
(5)江:长江。
(6)永:形容水流滔滔不绝。
(7)方:并行的两船,即船筏,此指乘船筏渡河。
(8)翘翘:高而众多貌。
(9)错薪:杂乱丛生的野草。
(10)言: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
(10)楚:灌木名,又称牡荆、荆条,鲜叶可入药,枝干坚韧可做杖等。
(11)秣(mò):喂养牲畜。
(12)蒌(lóu):蒌蒿,又称白蒿,多年生草本植物,多生水滨。
(13)驹:少壮的马。

【译文】

南方有种高大的树木,不可在其下乘凉休息。汉水边有位出游的女子,不可追求来做我伴侣。汉水宽广而浩瀚,不可只身游过去。长江滔滔而不绝,不可乘筏渡过去。野草茂盛而杂乱,用刀割取其中的荆条。这位女子就要出嫁,应去喂饱她的马匹。汉水宽广而浩瀚,不可只身游过去。长江滔滔而不绝,不可乘筏渡过去。野草茂盛而杂乱,用刀割取其中的蒌蒿。这位女子就要出嫁,应去喂饱她的马驹。汉水宽广而浩瀚,不可只身游过去。长江滔滔而不绝,不可乘筏渡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