缁衣

缁衣之宜兮,敝予又改为兮。适子之馆兮。还予授子之粲兮。
缁衣之好兮,敝予又改造兮。适子之馆兮,还予授子之粲兮。
缁衣之席兮,敝予又改作兮。适子之馆兮,还予授子之粲兮。

【解读】

《缁衣》是郑风的第一首诗,这首诗在古代典籍中常常提到,且成为君王“好贤”的象征性诗歌。毛诗序认为此诗是对郑武公的称颂,因其“父子并为周司徒,善于其职”,所以“国人宜之,故美其德”。朱熹《诗集传》也赞同此说,方玉润《诗经原始》则点明为“美武公好贤之诗”。另外也有现代学者认为此诗主人公是卿大夫的妻妾,诗歌描写的是二人之间的家庭温情,鉴于古时朝廷有为命官修缮朝服之制,以及“授”字极少用于下对上的习惯,这种说法尚有待商榷。

全诗共有三章,每章四句,皆是叠章结构。每章前二句表达的都是同一个意思:即为这位卿士重制破旧的“缁衣”,为避免文字重复,形容衣服合身和表达重制衣服之词都进行了略微的变动。而“缁衣”作为上朝的礼服,说其宽大合身,也暗示出大夫内在具有美好的德行,才与这外在庄严的服饰相匹配。除了以重制礼服作为贤士的礼遇,还有等他从官署回来时给予“粲”的优待。“粲”一词的解释不一,其本意为上等的白米,古代学者多认为此处“粲”通“餐”,指餐食;而近代有学者认为是指新衣鲜明貌。如取后说,则前后诗意发生重叠,且黑色的“缁衣”而有“鲜明”色泽,于理不通,所以并不可取。可见,从服饰再到饮食方面都对卿士关照备至,这在古时确实可为“礼贤下士”之典范。

本诗皆用赋体,未及比兴,看似是简单朴素的平铺直叙,背后却透露出古时重视衣冠礼仪的制度,以及贤君厚待人才的作风,这对于今天社会各个层次的领导者来说,都是具有深刻的借鉴意义的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缁〔zī〕衣:古代用黑色帛做的朝服。
(2)宜:此指合身。
(3)敝:破损,败坏。
(4)改为:另制,重造。
(5)适:去,往。
(6)馆:公署。
(7)还:回来,返回。
(8)粲〔cān〕:本指上等白米,此处指代餐食。粲,同“餐”。一说新衣鲜明貌。
(9)好〔hǎo〕:便宜,合宜。
(10)改造:另制,重制。
(10)席:宽大。
(11)改作:重制,另制。

【译文】

黑色朝服很合身,破了我再重做一套。到你的官署去吧,回来我给你饭食款待。黑色朝服很合宜,破了我再新造一套。到你的官署去吧,回来我给你饭食款待。黑色朝服很宽大,破了我再另制一套。到你的官署去吧,回来我给你饭食款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