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衿

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
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来?
挑兮达兮,在城阙兮。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。

【解读】

《子衿》这首诗的主旨,《毛诗序》认为是对郑国学校教育废弛的讽刺,所谓“乱世则学校不修焉”;朱熹《诗集传》则仍从道德礼仪出发,认为“此亦淫奔之诗”。近现代学者主要从个体情感的角度出发,主张这是一首女子思念恋人之诗。

本诗共分三章,每章四句,前二章运用叠咏手法。首、次二章分别以“子衿”和“子佩”起兴,其色皆“青青”,且都与先秦读书人的服饰相关,这或许是诗人所思怀之“子”身份的一个暗示。所谓思物及人,想起“子”的穿着佩饰,自然会想到他本人,“悠悠”一词充分表露出诗人的殷切思怀之心。其后诗人反问对方:纵然我不去找你,难道你就不以音信相通,甚或不来亲自面见?表面上带有轻微埋怨的意味,背后也折射出一种久盼无果的失落和依依不舍的期待。最后一章将诗人的思怀之情渲染到了极致,他不仅踌躇不安地“挑兮达兮”,来回徘徊;还登上城门望楼瞭望远眺,心急如焚。这种心态在末二句中总结得十分到位:“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”,深厚的心理描写功底被钱钟书赞为“已开后世小说言情心理描绘矣”。

这篇诗歌语言清新优美,情感自然真切,正如近人吴闿生所点评的“回环入妙,缠绵婉曲,末章变调”。此诗对后世文学作品亦有深远影响,曹操《短歌行》中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”一句就直接取自此诗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衿〔jīn〕:古代服装下连到前襟的衣领,此指读书人的服装。
(2)嗣音:保持音信。嗣,接续,连续。
(3)佩:系在衣带上的饰物。
(4)挑〔tāo〕兮达〔tà〕兮:挑达,亦作“挑挞”,往来相见貌。一说独自来去貌。

【译文】

你的衣领颜色青青,我的心意悠悠不绝。纵然我没有去见你,你难道不继续通信?你的配饰颜色青青,我的思情悠悠不绝。纵然我没有去见你,你难道就不再回来?来来往往以求相见,就在城门望楼之上。一日没能与你相见,如同已有三月之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