溱洧

溱与洧,方涣涣兮。
士与女,方秉蕑兮。
女曰观乎?士曰既且,且往观乎?
洧之外,洵訏且乐。
维士与女,伊其相谑,赠之以勺药。
溱与洧,浏其清矣。
士与女,殷其盈矣。
女曰观乎?士曰既且,且往观乎?
洧之外,洵訏且乐。
维士与女,伊其将谑,赠之以勺药。

【解读】

《溱洧》也是一首涉及男女恋情的诗歌。关于此诗的主旨,古说多认为是“淫奔”之诗,如《毛诗序》提出此为讽刺郑国动乱之诗,即所谓“兵革不息,男女相弃,淫风大行,莫之能救焉”。朱熹《诗集传》、姚际恒《诗经》等亦赞同这种观点。近现代学者一般剥离传统道德礼仪观念,直陈此诗为叙写男女纯真爱情之作。

本诗共有两章,每章十二句,皆用叠咏手法。各章皆以浩渺清澄的溱水和洧水兼赋起兴,这二河在《褰裳》一诗中已出现过,可以说是郑国标志性的河流,此处作为青年男女约会的场景出现,自然十分应景。各章第一次出现的“士”与“女”是泛称前来相会的青年男女,由第二章“殷其盈矣”一句可证,后文的“士”“女”则是具指某对青年男女,他们也是本诗的主人公。从宏观取景到微观聚焦,诗人运用“蒙太奇”手法,将镜头对准了这对青年恋人,详细记录了他们对话、嬉戏、游玩的情景。女子主动提出前往洧水之外游玩,男子却说已经去过,然而最后还是架不住女子“且往观乎”的嗔怨一同前去。等真的到达那里,二人却发现那里“洵訏且乐”,仿佛是世外桃源般别有洞天。他们就在那里谑笑游乐,最后临别以芍药作为礼物相赠,这可能是二人的定情信物,也可能是双方某种约定、誓言的象征。

本诗中的“蕳”和“勺药”,是诗人表情达意的载体或桥梁,也是撑起全诗结构的两个重要支点,凭借这两种道具,作品完成了从春天到青春、从民俗到爱情、从略写到详述的转换。比较特别的是,本诗在绘景、写人、抒情之外,还融入了对话描写,使得人物的形象更加丰满、立体,也使诗情的表达更富生机和意趣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溱〔zhēn〕与洧〔wěi〕:皆郑国水名,详见《郑风·褰裳》注。
(2)涣涣:水势盛大。
(3)蕳〔jiān〕:兰草。
(4)既且〔cú〕:已经去过。且,同“徂”,去、往。
(5)訏〔xū〕:广大。
(6)维:句首发语词,无实义。
(7)伊:句首发语词,无实义。
(8)浏:通“漻”,水深而清澈。

【译文】

溱水和洧水,水势正浩大。男子和女子,正拿着兰草。女子说前去观赏,男子说已经去过。姑且前往观赏吧!洧水之外,确实开阔又有乐趣。男子和女子,相互戏谑取乐,赠送芍药作为礼物。溱水和洧水,水深而清澈。男子和女子,人数极众多。女子说前去观赏,男子说已经去过。姑且前往观赏吧!洧水之外,确实开阔又有乐趣。男子和女子,交相戏谑取乐,赠送芍药作为礼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