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曰鸡鸣

女曰鸡鸣,士曰昧旦。子兴视夜,明星有烂。将翱将翔,弋凫与雁。
弋言加之,与子宜之。宜言饮酒,与子偕老。琴瑟在御,莫不静好。
知子之来之,杂佩以赠之。知子之顺之,杂佩以问之。知子之好之,杂佩以报之。

【解读】

关于《女曰鸡鸣》这首诗的主题,古今也多有异议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是借古讽今之作,讽刺的是今人“不说德而好色”的堕落之风。《毛诗正义》进一步指出是郑庄公之时,“朝廷之士不悦有德之君子,故作此诗”。朱熹《诗集传》以为“此诗人述贤夫妇相警戒之词”,而今人则多认为此诗描写了一对夫妻间的温情厚意。

全诗共分三章,每章六句,各章之间相对独立。舍去对诗旨的争论,仅从诗意体会,这首诗也是独具魅力的。首章二句以一男一女的对话形式,点明故事很可能发生在一对夫妻之间。妻子催促丈夫说已经“鸡鸣”,丈夫则推脱说尚在“昧旦”,而且让妻子起来去查看夜色,说启明星都还在闪烁——风趣而有人情味,呈现出一副极具画面感的家庭日常图。然后诗人以鸟雀即将翱翔暗示破晓到来,于是男子整装出发射猎“凫”和“雁”。此后描写了以猎物烹饪、美酒佐肴、琴瑟相合的“静好”场面,而且发出了“与子偕老”的旦旦誓言。末章与《木瓜》一诗的内容有几分类似,都是以贵重之物酬报他人的深情厚谊,三次叠唱加强了诗歌的语气,也将全诗的情感推向了高潮。

本诗对话由短而长,节奏由慢而快,情感由舒缓而热烈,富有浓郁的生活气息和人文色彩。虽全用赋法,却呈现出一幅幅生动鲜明的连环画面,人物的个性特点和情感互动也表达得十分到位,读来赏心悦目,意趣盎然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昧旦:破晓,天将明未明之时。
(2)兴:起来。
(3)视夜:查看夜色。
(4)明星:启明星,即金星。
(5)有烂:明亮,灿烂。有,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
(6)弋凫〔yì fú〕:射猎野鸭。弋,用带绳子的箭射猎。凫,俗称野鸭,常群游湖泊中,能飞。
(7)言:语气助词,无实义,后同。
(8)加:加豆,古代祭祀宴享时盛放食物的一种容器,此处指以加豆盛放。一说射中。
(9)宜:享用菜肴,一说烹饪。
(10)御:使用,弹奏。
(10)静好:安静和美。
(11)来〔lài〕:假借为“赉”,慰劳。一说到来。
(12)杂佩:总称连缀在一起的各种佩玉。
(13)顺:和顺。
(14)问:慰问,问候。
(15)好〔hào〕:爱好,喜好。

【译文】

女子说鸡已啼鸣,男子说天未破晓。你起来观察夜色,启明星熠熠发亮。鸟雀即将展翅翱翔,用箭射下野鸭和大雁。射落后用加豆盛装,和你一起享用佳肴。此时适宜饮用美酒,和你一同白头到老。琴瑟弹奏起来,莫不安宁美好。知道你慰劳我,拿杂佩送给你。知道你顺遂我,拿杂佩慰问你。知道你喜欢我,拿杂佩报答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