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仲子

将仲子兮,无逾我里,无折我树杞。岂敢爱之?畏我父母。仲可怀也,父母之言亦可畏也。
将仲子兮,无逾我墙,无折我树桑。岂敢爱之?畏我诸兄。仲可怀也,诸兄之言亦可畏也。
将仲子兮,无逾我园,无折我树檀。岂敢爱之?畏人之多言。仲可怀也,人之多言亦可畏也。

【解读】

《将仲子》一诗的主题,《毛诗序》概括为讽刺郑庄公之作,影射正是郑庄公纵容其母武姜和其弟共叔段,最终酿成政变之祸的一段史实。《毛诗序》认为由于“弟叔失道而公弗制,祭仲谏而公弗听”,最终导致“小不忍以致大乱焉”的后果。现代学者多认为这是一首青年女子写给恋人的情诗,鉴于古时以“仲子”称呼情人或丈夫既无先例可寻,又无确凿考证,这种说法在此不取。

全诗共分三章,每章八句,皆运用了复沓手法。各章都以带有希望或请求语气的“将仲子兮”起句,继而说出所求之事,就是不要翻越我的“里”“墙”“园”,不要摧折我的“杞”“桑”“檀”三树。这个请辞似乎蕴含深意。郑玄在《笺注》中认为“无踰我里”暗喻的是“无干我亲戚”,“无折我树杞”暗喻的是“无伤害我兄弟”。鉴于古时有“兄弟阋墙”之说,此诗中出现的“里”“墙”“园”可能含有兄弟骨肉同室操戈的寓意,而诗人也只是恳请“仲子”不要做这些事,而无采取必要防范措施,事实上已陷入被动。各章后五句以相同的句式道明诗人苦衷:不是我吝惜过度,只是在兄弟之情以外,所“可畏”的还有父母、诸兄和他人的言语,所谓“人言可畏”,自然不能不担忧。然而不是出于道义原则,只是因“畏人言”才劝阻“仲子”做这些“僭越”之事,势必会卖下骄纵之祸的导火索,郑庄公和共叔段、武姜之事也充分证实了这一点。

这首诗结构分明,全用赋法,兼用暗喻、象征等手法,深刻地传达出兄弟至亲之间不应徇私偏纵、“以情相处”,而要秉持正理、“以道相处”,对于今天家庭关系的处理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将〔qiāng〕:表示请求或希望之意,一说发语词。
(2)仲子:对兄弟中排行为第二者的尊称,相当于二哥或二弟。
(3)踰:翻越。
(4)里:居处,古时以五家为邻,五邻为里。一说里弄,街巷。
(5)树杞:种植的杞树,一说杞树。杞,杞柳,一说枸杞。
(6)爱:爱惜,珍爱。
(7)怀:思念。
(8)桑:桑树。
(9)檀:檀树,落叶乔木,木质坚硬,可制家具、工艺品等。

【译文】

恳请我的二弟啊,不要翻越我的屋宅,不要摧折我种的杞树。难道我敢怜惜它么?我是害怕我的父母。二弟固然令人挂怀,父母的话语也可让人畏惧。恳请我的二弟啊,不要翻越我的墙垣,不要摧折我种的桑树。难道我敢怜惜它么?我是害怕我的各位兄长。二弟固然令人挂怀,各位兄长的话语也可让人畏惧。恳请我的二弟啊,不要翻越我的园圃,不要摧折我种的檀树。难道我敢怜惜它么?我是害怕别人多言。二弟固然令人挂怀,别人的多言也可让人畏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