羔裘

羔裘如濡,洵直且侯。彼其之子,舍命不渝。
羔裘豹饰,孔武有力。彼其之子,邦之司直。
羔裘晏兮,三英粲兮。彼其之子,邦之彦兮。

【解读】

对《羔裘》这首诗的解读,主要有两派观点。一派是《毛诗序》的讽刺说,认为此诗通过赞美古时在朝君子反讽当今朝中大夫;一派是朱熹《诗集传》的赞美说,认为此诗作以赞美郑国名臣子皮、子产。这两种说法截然不同,根据清代朱鹤龄、陈启源等人论证,子皮、子产等人生活的时代比《诗经》收录诗歌的时代要晚五六十年,因此朱熹之说难以成立。

全诗共分三章,每章四句,基本上都运用了叠章手法。各章首句都是对“羔裘”的细致描写,从其柔顺润泽的质地,到袖口豹皮的纹饰,再到总结说其华美艳丽,不难看出诗人的背后之意是,有如此之德者才能与如此之衣相配。继而诗人就借“彼其之子”提出理想中的大夫所应具有美德,包括正直、威严、忠贞、勇武等,并且以“三英”作为归纳。“三英”在古注中都解释为正直、刚克、柔克三种美德,表明只有具备这些品质的“彦才”方堪为国家“司直”之官,也暗示了如今的在朝者虽然依旧身着华美礼服,却已经丧失了古人这些品德,嘲讽之意跃然纸上。

和前首《清人》相似,此诗在讽刺的立意方面是非常含蓄委婉的,这也间接导致了后世对此诗的理解产生了分歧之说。然而以具体可见的事物比喻相对抽象的品质,这种手法使得诗作的主题更加鲜明,意蕴也更加深刻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羔裘:羔羊皮做的裘衣,古代诸侯的朝服。
(2)濡:柔顺润泽貌。
(3)直:正直。
(4)侯:美,有威仪。
(5)渝:改变,违背。
(6)豹饰:古人衣袖边缘用豹皮制成的纹饰。
(7)孔:甚,很。
(8)司直:负责匡正他人过失的官员,近似于今天的司法、检察类官员。
(9)晏:鲜艳,华美。
(10)三英:本指皮衣上的素丝装饰,此处比喻正直、刚克、柔克三德。
(10)粲:鲜明灿烂貌。
(11)彦:贤士,才德出众之人。

【译文】

羔皮裘衣柔顺润泽,此人确实正直又威严。那样的一个人啊,即使舍去生命也矢志不渝。羔皮裘衣豹饰袖口,此人非常勇武而有力。那样的一个人啊,就是国家正人过失的官员。羔皮裘衣鲜艳华美,三种美德光辉又灿烂。那样的一个人啊,就是国家才德出众的贤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