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门之墠

东门之墠,茹藘在阪。其室则迩,其人甚远。
东门之栗,有践家室。岂不尔思?子不我即!

【解读】

对《东门之墠》这首诗的主旨,古今学者的研究也存在较多差异。《毛诗序》承袭之前的解读,仍判定此诗主旨为讽刺郑国乱象,说郑国“男女有不待礼而相奔者也”,也就是男女不通过正统礼仪私自结合之风。方玉润《诗经原始》则另辟蹊径,认为此诗乃“托男女之情以写君臣朋友之义”。除此之外,还有清代傅恒“思怀隐士”说,及近现代学者多持的“女子思恋人”说等。

全诗共分二章,每章四句,少量使用了叠章结构。各章首句都分别以东城门的“墠”“栗”起兴,分别描写了山坡生长的茜草和排列整齐的房屋。一在郊野,一在街巷;一偏静态,一偏动态,这样的布景搭配可谓参差错落,动静相宜。不论是看到山坡上的“茹藘”,还是走到栗树边的“家室”,这些景物总能勾起诗人的思怀之心。故人的家舍就近在眼前,其人却早已远去,颇有种物是人非、人去楼空的沧桑感,也从侧面映衬出诗人睹物思人之情。在本诗末章,诗人运用设问和反问句式,自问自答,直抒胸臆,将全诗的情感发展推向了巅峰。

本诗文辞平实,不事雕琢,兼用赋兴、设问等法,使情感的表达含蓄委婉而不失真切,都来令人感同身受。姚际恒《诗经通论》评论本诗说:“以‘远’字属人,灵心妙手……不露一‘思’字,乃觉无非思,尤妙”,确为不虚之言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东门:东城门。
(2)墠〔shàn〕:经过整治的郊野平地。
(3)茹藘〔rú lǘ〕:即茜草,其根可作绛红色染料。
(4)阪〔bǎn〕:山坡。
(5)迩〔ěr〕:近。
(6)栗:栗树,一种落叶乔木,果实称栗子,味甜可食,木材可供建筑或制造器物。
(7)有践:排列整齐貌。有,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
(8)即:接近,靠近。

【译文】

东门附近有块平地,茜草长在山坡之上。他的房室离得较近,他的人却相距很远。东门附近长着栗树,人家屋舍排列整齐。怎会对你没有思念?你却不来与我相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