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叔于田

叔于田,乘乘马。执辔如组,两骖如舞。叔在薮,火烈具举。袒裼暴虎,献于公所。将叔勿狃,戒其伤女。
叔于田,乘乘黄。两服上襄,两骖雁行。叔在薮,火烈具扬。叔善射忌,又良御忌。抑罄控忌,抑纵送忌。
叔于田,乘乘鸨。两服齐首,两骖如手。叔在薮,火烈具阜。叔马慢忌,叔发罕忌,抑释掤忌,抑鬯弓忌。

【解读】

《大叔于田》一诗的主旨,《毛诗序》紧承以上诸篇仍旧判为“刺庄公也”,认为此诗写的是庄公之弟共叔段“多才而好勇,不义而得众”之事。刘沅《诗经恒解》则进一步揭示讽刺庄公之因,是叔段武勇善射,而“庄公不能善教之以成其材,又不能善用之以全其才,而使陷于恶”。今人对此诗的解读,则以“赞美猎人”说和“女子赞美情人”说为主。鉴于当时国人对共叔段即有“大叔”的尊称,且诗中反复渲染的四马驾车及专举火把的“火烈”等排场,绝非平民所能置办,故今人之说不足采取。

本诗共分三章,每章十句,全用赋法。以结构而言,后两章复沓程度较高,前一章有数句则相对对立。各章首二句交代“叔”骑马狩猎的阵仗,都是以四马并排驾车,只不过四马毛色发生变化,表明此诗所写的狩猎应非一次。诗人描写四匹驾车的马十分详尽,除了其毛色,还用“如舞”“上襄”“雁行”“齐首”“如手”多词分别摹写了“两服”“两骖”的驾车动态,生动贴切。诗中还提到了专持火把的队列“具举”“具扬”“具阜”的阵仗,表明此狩猎应发生于晚间,也暗示了主人公“叔”身份的高贵。对于“叔”骁勇强悍的狩猎之风,诗人耗费了大量笔墨予以表现。如第一章中有“执辔如组”的飒爽之姿,还有“袒裼暴虎”的激烈场面;第二章中有“善射”“良御”的娴熟才情,还有“磬控”“纵送”的高超技巧,无不展现着“叔”过人的胆识气魄和出类拔萃的射御才能。末章主要描写了“叔”狩猎完毕收箭纳弓的悠闲姿态,是对“叔”英武气度的一个侧写和补充。

全诗张弛有度,动静结合,极具画面感和情节性,如同一个故事剧本,从发展推进到高潮,高潮过后又舒缓下来。清代姚际恒在《诗经通论》中点评此诗说:“描摹工艳,铺张亦复淋漓尽致”,甚至认为此诗是汉代扬雄《长杨赋》《羽猎赋》等辞赋之祖,见地颇为深刻独到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田:同“畋”,打猎。
(2)乘乘〔chéng shèng〕马:乘着四匹马拉的车。前一“乘”为动词,乘坐、搭乘之意;后一“乘”为名词,古以四马一车为一乘。后文“乘乘黄”与“乘乘鸨”与此用法相同。
(3)辔〔pèi〕:驾驭马匹的嚼子和缰绳。
(4)组:具有纹饰的宽丝带。
(5)两骖〔cān〕:驾车四马中外侧的两马,后同。
(6)薮〔sǒu〕:多草木的湖沼地带,一说人或物聚集的地方。
(7)火烈:持火把者的行列,后同。烈,通“列”。
(8)具:同“俱”,全,都。
(9)袒裼〔tǎn xī〕暴虎:袒裼,脱去上衣,裸露肢体。暴虎,空手和老虎搏斗。
(10)公所:国君居处。
(10)将〔qiāng〕:表示请求或希望之意。
(11)狃〔niǔ〕:习惯,习以为常,引申为轻率。
(12)女〔rǔ〕:“汝”的假借字,你。
(13)乘〔shèng〕黄:四匹黄色的马。
(14)两服:驾车四马中中间夹着车辕的两马,后同。
(15)上襄:犹上驾,马之最良者。一说并驾车前,一说奔马抬头。
(16)雁行:形容排列整齐而有次序。
(17)忌:语尾助词,无实义,后同。
(18)良御:擅长御马。
(19)抑:句首语助词,无实义,后同。
(20)磬〔qìng〕控:纵马和止马,泛指驭马。
(21)纵送:射箭与逐禽,泛指骑猎。
(22)乘鸨〔shèng bǎo〕:四匹黑白杂毛的马。鸨,通“駂”。
(23)阜〔fù〕:旺盛。
(24)发:放箭。
(25)罕:稀少。
(26)释掤〔bīng〕:打开箭筒盖。掤,箭筒盖。
(27)鬯〔chàng〕弓:把弓藏入弓袋。鬯,通“韔”,弓袋。

【译文】

小叔外出去打猎,乘着四匹马拉的车子。他手执的缰绳好像宽丝带,外侧的两马如在舞动。小叔在草木茂盛的湖沼,队列的火把全都高举。他袒露上身赤手搏虎,带回献予国君居处。希望小叔不要轻率,警戒老虎伤害到你。小叔外出去打猎,乘着四匹黄马拉的车子。中间的两马都是最良,两侧的两马排列有序。小叔在草木茂盛的湖沼,队列的火把全都高扬。小叔善于射箭,又擅长御马,纵马奔驰或止马不前,引弓射箭或追逐禽兽。小叔外出去打猎,乘着四匹黑白杂毛的马拉的车子。中间的两马齐头并进,两侧的两马如双手配合。小叔在草木茂盛的湖沼,队列的火把全都旺盛。小叔的马缓慢行走,小叔射箭越来越少,打开箭筒盖把箭收起来,用弓袋把弓藏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