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露

厌浥行露,岂不夙夜,谓行多露。
谁谓雀无角?何以穿我屋?谁谓女无家?何以速我狱?虽速我狱,室家不足!
谁谓鼠无牙?何以穿我墉?谁谓女无家?何以速我讼?虽速我讼,亦不女从!

【解读】

《行露》这首诗的主旨,古今说法纷纭不一,增加了理解和研究此诗的难度,以至于宋人王柏在《诗疑》中断言是别诗断章错入。《毛诗序》联系上篇《甘棠》的召伯听讼,解释此诗为“彊暴之男,不能侵陵贞女也”。而《韩诗外传》《列女传》等认为此诗主旨是“申女许嫁之后,夫礼不备,虽讼不行”,近代亦有人承袭此说,此外还有“寡妇执节不贰”“贫士却婚远嫌”诸说。当代学者多认为,此诗表达的是一个女子(或女子家长)对一个诉讼她的男子的斥责和拒绝。至于这个男子的身份,则或认为是女子的丈夫,或认为是强娶女子之人,或认为是已有妻室之人,其中当以“已有妻室的强娶之人”二说合解较为圆融。

全诗共有三章,第一章独立,第二、三章叠章。第一章首句即以“行露”起兴,交代出作诗的背景。然后就写到天寒露重,道路湿滑,所以要“夙夜”兼程,提早上路,以此暗示女主人公所处的险恶处境,也透露出她与之抗争的坚定意志。

第二、三章分别以雀角和鼠牙比兴,以雀虽有角而无穿屋之理,鼠虽有牙而无穿墉之理,说明你已有妻则无致我讼案之理。四个连续的反问句式形成字字含泪、步步紧逼之势,充分揭露了对方“速我狱讼”的卑劣行径,也自然表引出了她“室家不足”“亦不女从”的坚定立场,可谓斩钉截铁,气概凛然。另外,清代张澍《读诗钞说》认为后两章并非现实,而是“预拟其变而极言之”的假设之辞,也颇有见地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厌浥〔yāyì〕:潮湿。
(2)行〔háng〕:道路。
(3)谓:通“畏”,害怕,担忧。一说奈何。
(4)女〔rǔ〕:通“汝”,你。
(5)无家:没有成家,没有妻室。
(6)速:招致。
(7)狱:讼案,官司。
(8)室家:成室成家,即成婚。
(9)墉〔yōng〕:墙壁。
(10)讼:诉讼。
(10)女从:倒装用法,即“从女”,听从于你。

【译文】

潮湿的道路上露水浓重,难道不需清晨就开始赶路?否则就会担心行走时多露。谁说鸟雀没有喙?不然怎么会啄穿我的房屋?谁说你没有成家?不然怎么会给我招来官司?即使你给我招来官司,我还是不足以与你成家。谁说老鼠没有牙?不然怎么会凿穿我的墙壁?谁说你没有成家?不然怎么会给我招来诉讼?即使你给我招来诉讼,我还是不会听从于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