鹊巢

维鹊有巢,维鸠居之。之子于归,百两御之。
维鹊有巢,维鸠方之。之子于归,百两将之。
维鹊有巢,维鸠盈之。之子于归,百两成之。

【解读】

《鹊巢》也是一首以“之子于归”即婚礼为主题的诗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写国君之婚礼,朱熹《诗集传》认为此诗叙诸侯之婚礼,结合诗中迎送车乘之盛况可知,此诗确为描写王公贵族之婚礼,当无疑义。

全诗共分三章,章章互叠,结构不变。各章起兴之句描述的都是“鹊巢鸠占”的情景。根据古今学者考证,此“鸠”应指布谷鸟,又名杜鹃,其生活习性就是自不筑巢,而将卵蛋产于其他鸟禽巢窝,假借其力而代为孵化。喜鹊则与之形成鲜明对比,极擅筑巢,且其巢窝美观稳固、易守难攻,可以说是鸟界筑巢的权威。

之所以选用此意象起兴,学界的解读争议较大。郑玄《毛诗笺注》中认为“鸤鸠因鹊成巢而居有之,而有均一之德;犹国君夫人来嫁,居君子之室,德亦然”,姚际恒《诗经通论》亦言“以鸠之居鹊巢,况女之居男室也”。而方玉润等人对此提出辩驳,认为“夫男女同类也,鹊鸠异物也,而何以为配乎?”有鉴于此,在理解此诗时,可将各章起句单纯地作为起兴之辞,以领会诗歌所传达出的精神义理为主。

在古代的礼乐文化之下,一位女子,尤其是出身贵族的女子,她在出嫁之后,必定要修养“女子四德”,以自己的贤淑才德佐助夫君,同时化育后嗣,兴旺家族,这也应是本诗中“居”“方”“盈”三字所暗示的涵义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维:句首发语词,无实义。
(2)鹊:喜鹊,善筑巢,民间多以其为吉祥的象征。
(3)鸠:鳲鸠,即布谷鸟〔杜鹃〕,另说斑鸠、红脚隼等。
(4)百两:百辆车,泛言车辆很多。两,通“辆”。
(5)御〔yà〕:同“迓”,迎接。
(6)方〔fàng〕:通“放”,依据,依托。
(7)将:送。
(8)盈:满。
(9)成:完成,此指礼成。

【译文】

喜鹊筑有巢窝,杜鹃前来居住。这位女子就要出嫁,百辆车乘前来迎接。喜鹊筑有巢窝,杜鹃前来依托。这位女子就要出嫁,百辆车乘送她离开。喜鹊筑有巢窝,杜鹃前来占满。这位女子就要出嫁,百辆车乘成全婚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