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有汜

江有汜,之子归,不我以。不我以,其后也悔。
江有渚,之子归,不我与。不我与,其后也处。
江有沱,之子归,不我过。不我过,其啸也歌。

【解读】

《江有汜》这首诗歌的主旨,历来也解释不一。《毛诗序》言:“有嫡不以其媵备数,媵遇劳而无怨,嫡亦自悔也”,认为是一位随嫁的媵女因未被“嫡妻”带上同行而发的感慨。郑玄《笺注》、朱熹《诗集传》等皆附会此说,清代陈奂《诗毛氏传疏》则在此基础上作了进一步发挥,认为“媵有贤行,能绝嫡之嫉妒之原故美之”。近当代学者多认为这是一首弃妇诗,然而鉴于《诗经》中凡出现“之子归”或“之子于归”,一般均指女子出嫁或回家省亲,此一说法亦有待商榷。

山水是古人寄情抒怀的永恒素材。这首诗就是以长江支流和中心小洲而起兴的:流水离析又再汇入,沙洲之上烟波浩渺,此情此景,最易勾起人的愁情忧思。不论此诗主人公是何身份,她的埋怨和不满的情绪是显而易见的。全诗三章之中都出现了倒装用法,即“我以”“我与”“我过”,连续不断地斥责了对方不带自己同行的“失礼”,同时运用顶针手法重复上句,并假设对方这种行为会给自己招致的后果——“悔”“处”“歌”,可谓字字珠玑,一气呵成。

此外,“啸”字本意是撮口作声,即打口哨,在此诗中主要有三种解释,已作注释,总之应指以负面情绪歌咏,如此方能与前文意一贯相承。方玉润《诗经原始》中认为“啸歌”者为弃妇,是她自我排遣的一种表现,联系上下文语境,可知此说并不足信。

全诗结构严整,用字精当,韵律优美,笔法自然而浅近,是一首艺术性很强的抒情佳作。女子的诉说,愤懑中有哀婉,柔弱中有刚强,在那暮霭沉沉的江水之畔向我们传来她真实的心声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江:长江。
(2)汜〔sì〕:由干流分出又汇合到干流的水。
(3)我以:倒装结构,即“以我”。以,用。
(4)渚〔zhǔ〕:水中的小洲。
(5)我与:倒装结构,即“与我”。与,偕同。
(6)处〔chǔ〕:忧愁。
(7)沱〔tuó〕:江水支流的通名。
(8)我过:倒装结构,即“过我”。过,至,一说度。
(9)啸:唱歌无谱无调,一说蹙口出声以抒愤懑之气,一说号哭。

【译文】

长江支流分出又汇入,这个女子就要出嫁,却不将我也带上。她不将我也带上,以后一定会后悔。长江中间有小片沙洲,这个女子就要出嫁,却不和我一同前去。她不和我一同前去,以后一定会忧愁。长江支流一条又一条,这个女子就要出嫁,却不到我这里来。她不到我这里来,一定会哀歌不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