相鼠

相鼠有皮,人而无仪!人而无仪,不死何为?
相鼠有齿,人而无止!人而无止,不死何俟?
相鼠有体,人而无礼,人而无礼!胡不遄死?

【解读】

《相鼠》诗中怒斥之语的直接、极端和激烈,在《诗经》中恐怕是无出其右的。关于此诗的主题,历来主要有两派观点:一派以《毛诗序》和郑玄《笺注》为代表,认为此诗讽刺的是卫国在位者承卫文公德化却“无礼仪”之举;另一派以《鲁诗》为代表,认为此诗乃妻子对丈夫的劝谏之辞,班固、何楷、魏源等人皆阐发此说。然而结合诗作含义和语气来看,第一派观点似乎更为可取。

全诗共有三章,每章四句,皆运用叠咏手法。各章都是由“相鼠”起兴,分别以鼠的“皮”“齿”和“体”为比,来与人的“无仪”“无止”“无礼”形成对照,映衬出此人悖德失礼的恶劣作风,增强了全诗鞭笞谴责的语气。老鼠一直被人们认为是丑陋、狡诈、偷窃成性的典型,尚且有皮毛遮体,有牙齿啮噬,有肢体活动,人却无仪表严身,无正行规范,无礼仪合德,自然令人如目中入沙、容忍不得,难怪诗人会接连发出“不死何为”“不死何俟”“胡不遄死”的极度咒怨,将全诗的情感宣泄推向高潮。

虽然不能明确诗人所斥的“在位者”具体为何人,然而翻开卫国的史册,在位者“违礼悖德”之恶行俯拾即是。如州吁弑兄自立为君,宣公强占太子之妻,宣姜母子谋杀太子,懿公荒淫国破身亡,卫昭伯与后母乱伦等等。没有一件不是无耻之尤、禽兽不如,故有诗人此番拍案而起、怒目圆睁的声声斥骂。再加上顶针、反诘、叹词的交相运用,使得诗意诗情一气呵成,读来颇有酣畅淋漓、荡气回肠之感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相〔xiàng〕:视,看。
(2)仪:指庄重威严的仪容外表。
(3)何为:做什么,表诘问。一说为何。
(4)止:止息,容止,指人行为合乎礼法规范。一说通“耻”,知耻之心。
(5)俟〔sì〕:等待。
(6)遄〔chuán〕:快,迅速。

【译文】

看那老鼠还有皮毛,为人却无庄严仪表。为人没有庄严仪表,不死还要做些什么!看那老鼠还有牙齿,为人却无行为规范。为人没有行为规范,不死还要等到何时!看那老鼠还有肢体,为人却无道德礼法。为人没有道德礼法,为何还不速速去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