定之方中

定之方中,作于楚宫。揆之以日,作于楚室。树之榛栗,椅桐梓漆,爰伐琴瑟。
升彼虚矣,以望楚矣。望楚与堂,景山与京。降观于桑。卜云其吉,终焉允臧。
灵雨既零,命彼倌人。星言夙驾,说于桑田。匪直也人,秉心塞渊。騋牝三千。

【解读】

《定之方中》这首诗表达的是卫国人对卫文公的赞颂,这个说法自《毛诗序》倡导以来,古今学者皆无异议。公元前660年,卫国为狄戎所灭,卫懿公死,数千遗民东渡黄河,在漕邑郊野暂时栖息。卫文公立为国君,齐桓公派兵戍守卫国,并于公元前658年率领诸侯,帮助卫人迁徙到楚丘。此后在卫文公治理下,卫国国力逐渐强盛,甚至一度击败刑、狄联军而讨伐刑国,实现了国家的复兴。此诗正是在这个背景下,对卫文公励精图治之德予以的褒扬和赞美。

全诗共有三章,每章七句。首章写卫人在楚丘营造宫室、种植树木诸事,一片百废待兴的气象。古人建筑房室,需要根据太阳和星辰确定其方位朝向。定星在每年夏历十月出现,与北极星相对,可测定南北方位;将圭臬直立在地,通过观察日影走向,可确定东西方位。至于栽种树木,诗中出现了榛树和栗树,二者的果实可供祭祀之用;而椅树、梧桐、梓树可用来制作琴瑟,漆树的树脂可以为琴瑟上漆。由此可见,古人将生产生活、自然科学和人文礼教融为一体的高度智慧。第二章详细描述了卫文公为修筑宫室观测占断的全过程,方位由高到低,从高山大丘到卫国诸邑,再到郊野桑田,展示了文公丰富的堪舆知识,占卜吉凶也体现了我国传统的哲学和人文精神。第三章则转换场景,以“好雨知时节”起句,描写文公披星戴月驾车视察农田、劝耕督种之事,体现了他对传统社会立国之基——农业的高度重视。因此诗末二句即以“秉心塞渊”直言其品德之美,以“騋牝三千”极言其治国之功。

全诗即是围绕“秉心塞渊”这四字展开续写,故如方玉润所说,此四字可谓“全诗主脑”。综观全诗,全用赋法而未用比兴,以深入的细节描写体现礼赞的意味,使得一位圣明贤德的君主形象跃然纸上,也对后世歌咏赞颂类的诗文创作产生了较大的影响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定:指营室星,二十八宿之一,夏正十月昏而正中,此时可营制宫室,故名。
(2)方中:此指夜空正中。
(3)作:建筑,营建。
(4)于:古音与“为”通,指作为。一说为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
(5)楚宫:古宫殿名,春秋时卫文公于楚丘营建,在今河南滑县,与后文“楚室”同义。
(6)揆〔kuí〕:测量,揣度。
(7)日:日影。
(8)树:栽种树木。
(9)榛栗:榛树和栗树,皆落叶乔木,果实分别称“榛子”“栗子”,可食。
(10)椅〔yī〕桐梓〔zǐ〕漆:椅树、梧桐树、梓树、漆树,皆落叶乔木。前三种木材可制物建筑,后一种树脂可做涂料。
(10)虚:同“墟”,大土丘。一说为漕邑故址。
(11)堂:楚丘堂邑。
(12)景山与京:景山,高山,大山。京,高大的山丘。
(13)桑:桑树,后指代农业、农田。
(14)终然:最终。
(15)允臧〔zāng〕:确实美好。
(16)灵雨:好雨。
(17)零:降雨。
(18)倌〔guān〕人:古代主管驾车的小臣。
(19)星言:即星焉,谓披着星星。
(20)夙驾:清晨驾车。
(21)说〔shuì〕:通“税”,休憩,止息。
(22)匪直也人:并非只是庸人。匪,同“非”。直,只。一说“匪”犹“彼”,“直”指“特”。
(23)秉心塞渊:秉心,持心,存心。塞渊,谓笃厚诚实,见识深远。
(24)騋牝〔lái pìn〕三千:形容马匹数目极多。騋,七尺之马。牝,母马。三千,约数,泛指数量众多。

【译文】

营室星处夜空正中,在楚丘地修筑宫殿。通过日影测算量度,在楚丘地修筑宫室。栽种榛树以及栗树,还有椅、梧、梓、漆诸树,成材砍伐制成琴瑟。登上那座高大土丘,放眼眺望楚丘之地。望见楚丘和那堂邑,雄浑山岳以及高丘。下山去往农田观看,占断卜测显示吉祥,最终结果确实美好。好雨已经纷纷降下,下令倌人驭车赶路。身披星辰早早驾车,休憩就在桑田边上。他不只是平庸之人,存心笃实见识深远,良马匹匹多达三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