鹑之奔奔

鹑之奔奔,鹊之彊彊。人之无良,我以为兄!
鹊之彊彊,鹑之奔奔。人之无良,我以为君!

【解读】

对《鹑之奔奔》这首诗的解读,历来就有着各种争论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是“刺卫宣姜”失德之作,朱熹《诗集传》则稍作变易,认为是以卫惠公口吻讽刺“宣姜与顽非匹耦而从”的行为。清代姚际恒《诗经通论》提出诗中“为兄”“为君”二词表明此诗为国君之弟所作,讽刺的对象应是卫宣公。今人金启华等则认为此诗为一位女子对始乱终弃之男子的斥责。

本诗仅有两章,每章四句,运用了复沓结构。两章起兴句所写,都是鹌鹑和喜鹊雌雄相随的情景,只是调换了两句次序,用“奔奔”和“强强”二叠词形容此景十分生动传神。各章后两句即是全诗的中心,诗人说自己明知对方是“无良”之人,德行不佳,却依然以之为“兄”,以之为“君”——至此忽然戛然而止,给人留下无尽想象余地。可以推知,诗人对对方的极度尊崇并未带来美好的结局,所以末二句是诗人对对方的斥责和怨怼,也是对自己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的暗讽和自嘲。

其人德行无良,我却尊崇有加;我虽尊崇有加,结果却不美好,这种巨大的反差映衬出诗人内心不可遏制的悲戚、失落和怨愤。由此可见,鹌鹑、喜悦二句并非单纯起兴,乃是兴中有比,以这两种鸟类尚且能够追随不离的品性,暗喻对方“无良”的结果其实就是“弃我远去”的无义之举,构思的奇巧可见一斑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鹑〔chún〕:鹌鹑,雉科禽鸟。
(2)奔奔:雌雄鸟类奔走相随貌。
(3)鹊:喜鹊。
(4)强强〔qiáng qiáng〕:雌雄鸟类飞舞相随貌。
(5)无良:不善。
(6)君:国君。一说国小君,即国君夫人。一说君子,对男子尊称。

【译文】

雌雄鹌鹑奔走相随,雌雄喜鹊飞舞相随。此人德行不善,我却将他当作兄长。雌雄喜鹊飞舞相随,雌雄鹌鹑奔走相随。此人德行不善,我却将他当作君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