园有桃

园有桃,其实之肴。心之忧矣,我歌且谣。不知我者,谓我士也骄。彼人是哉,子曰何其?心之忧矣,其谁知之?其谁知之,盖亦勿思!
园有棘,其实之食。心之忧矣,聊以行国。不知我者,谓我士也罔极。彼人是哉,子曰何其?心之忧矣,其谁知之?其谁知之,盖亦勿思!

【解读】

《园有桃》这首诗抒发了一位“士”人深重的忧愁哀思,而关于其忧愁之因,则存在各种不同的说法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是魏国大夫对其国君“俭以啬,不能用其民,而无德教”的讽刺,此外还有“忧国而叹”说、“贤人怀才不济”说、“叹知己难得”说等等。就诗歌本义来看,取士大夫伤时忧己之说为宜。

本诗共分两章,每章十二句,皆用叠章手法,其中两章后六句完全相同。各章分别以园中之“桃”和“棘”堪食起兴,暗喻自己有才却不得其用,自然引出“心之忧矣”的主题。心中忧甚,他人不但不解,反而恶言相向,故有诗人后半部分连续的反诘慨叹,孤愤悲怨的情感宣泄可谓一气呵成,掷地有声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实:果实,后同。
(2)殽:古同“肴”,吃。
(3)歌且谣:伴乐而唱为歌,徒唱为谣。
(4)是:然,这样。
(5)何其:怎么办,一说为什么。其,语气助词,无实义。
(6)棘:棘树,即俗称的酸枣树。
(7)聊:姑且,暂且。
(8)行〔xíng〕国:周游于国中,一说离开城邑。
(9)罔极:不正,没有准则。极,准则,极则。

【译文】

园中长有桃树,果实可以品尝。心中忧愁苦闷,我就吟唱歌谣。不理解我的人,说我士子也骄狂。那人就是这样,您说又能如何?心中忧愁苦闷,又有谁能知道?谁能知我忧愁,何必再去想它!园中长有棘树,果实可以食用。心中忧愁苦闷,姑且周游国中。不理解我的人,说我士子也不正。那人就是这样,您说又能如何?心中忧愁苦闷,又有谁能知道?谁能知我忧愁,何必再去想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