硕鼠

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!三岁贯女,莫我肯顾。逝将去女,适彼乐土。乐土乐土,爰得我所。
硕鼠硕鼠,无食我麦!三岁贯女,莫我肯德。逝将去女,适彼乐国。乐国乐国,爰得我直。
硕鼠硕鼠,无食我苗!三岁贯女,莫我肯劳。逝将去女,适彼乐郊。乐郊乐郊,谁之永号?

【解读】

《硕鼠》是一首有名的“刺贪”诗。诗人将贪得无厌又寡薄无情的剥削者形象地比喻为“硕鼠”,正如《毛诗序》中所说:“国人刺其君重敛,蚕食于民,不修其政,贪而畏人,若大鼠也”,无限的憎恶、怨恨和谴责之意尽皆流注于笔端。

全诗共分三章,每章八句,皆运用叠咏章法。各章首二句以警诫的口吻比兴,让“硕鼠”不要无休止地啃噬农人辛苦收获的谷物,然后进一步给出原因:多年来对它的事奉不仅没有得到一点恩惠,反而是变本加厉的蚕食鲸吞。也难怪诗人会决然发誓离开“硕鼠”,去寻找那方安乐之土了。诗中“乐土”“乐国”“乐郊”三词意义类似,皆是寄托着诗人美好向往的一种象征,代表着没有剥削、人人平等、安乐祥和的一种理想社会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硕鼠:大鼠,一说田鼠。
(2)黍:古代一种粮食作物,亦称“稷”,一说黄米。
(3)三岁:多年,后同。三为虚词,泛指数目之多。
(4)贯:侍奉,服事,后同。
(5)女〔rǔ〕:同“汝”,后同。
(6)莫我肯顾:倒装结构,即“莫肯顾我”,后文“莫我肯德”“莫我肯劳”用法相同。
(7)逝:通“誓”,发誓,决意,后同。
(8)去:离开,后同。
(9)爰〔yuán〕:于是。
(10)德:恩惠,恩德。
(10)直:通“职”,处所。一说通“值”,价值。一说正直。
(11)劳:慰劳。
(12)号〔háo〕:呼号,大声喊叫。

【译文】

大老鼠啊大老鼠,不要再吃我的黍。多年来奉事于你,你却不肯顾念我。发誓将要远离你,去往那片安乐土。安乐土啊安乐土,这才是我好去处。大老鼠啊大老鼠,不要再吃我的麦。多年来奉事于你,你却不肯恩惠我。发誓将要远离你,去往那个安乐国。安乐国啊安乐国,这才是我好归宿。大老鼠啊大老鼠,不要再吃我的苗。多年来奉事于你,你却不肯慰劳我。发誓将要远离你,去往那方安乐郊。安乐郊啊安乐郊,谁还长久呼与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