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风·魏风 · 共7首

葛屦

纠纠葛屦,可以履霜?掺掺女手,可以缝裳?要之襋之,好人服之。
好人提提,宛然左辟,佩其象揥。维是褊心,是以为刺。

【解读】

《葛屦》这首诗的主题,古今学者的解读不尽相同。古说多从《毛诗序》,认为本诗以端庄女子却要操劳制衣,讽刺魏国君王“俭啬褊急,无德以将之”,而使“其民机巧趋利”。近现....
查看详细

汾沮洳

彼汾沮洳,言采其莫。彼其之子,美无度。美无度,殊异乎公路。
彼汾一方,言采其桑。彼其之子,美如英。美如英,殊异乎公行。
彼汾一曲,言采其藚。彼其之子,美如玉。美如玉,殊异乎公族。

【解读】

关于《汾沮洳》一诗的主旨,古今学者可谓众说纷纭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是对魏国君主“俭以能勤,而不得礼”的讽刺;《韩诗外传》则认为是对“隐居之贤者”的赞美。此外,古说还有....
查看详细

园有桃

园有桃,其实之肴。心之忧矣,我歌且谣。不知我者,谓我士也骄。彼人是哉,子曰何其?心之忧矣,其谁知之?其谁知之,盖亦勿思!
园有棘,其实之食。心之忧矣,聊以行国。不知我者,谓我士也罔极。彼人是哉,子曰何其?心之忧矣,其谁知之?其谁知之,盖亦勿思!

【解读】

《园有桃》这首诗抒发了一位“士”人深重的忧愁哀思,而关于其忧愁之因,则存在各种不同的说法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是魏国大夫对其国君“俭以啬,不能用其民,而无德教”的讽刺,....
查看详细

陟岵

陟彼岵兮,瞻望父兮。父曰:嗟!予子行役,夙夜无已。上慎旃哉,犹来!无止!
陟彼屺兮,瞻望母兮。母曰:嗟!予季行役,夙夜无寐。上慎旃哉,犹来!无弃!
陟彼冈兮,瞻望兄兮。兄曰:嗟!予弟行役,夙夜必偕。上慎旃哉,犹来!无死!

【解读】

《陟岵》是一首表达征人对家乡亲人思怀之情的作品,正如《毛诗序》所言:“国迫而数侵削,(孝子)役乎大国,父母兄弟离散,而作是诗也”。对这一说法,古今学者几乎没有表示异议。....
查看详细

十亩之间

十亩之间兮,桑者闲闲兮,行与子还兮。
十亩之外兮,桑者泄泄兮,行与子逝兮。

【解读】

对《十亩之间》一诗诗旨的诠释,历来学者有着不同的观点。《毛诗序》认为,“十亩”之词实是对“(魏国)削小,民无所居”时局的针砭;而苏辙、方玉润等人认为此是“归隐田....
查看详细

伐檀

坎坎伐檀兮,置之河之干兮。河水清且涟猗。不稼不穑,胡取禾三百廛兮?不狩不猎,胡瞻尔庭有县貆兮?彼君子兮,不素餐兮!
坎坎伐辐兮,置之河之侧兮。河水清且直猗。不稼不穑,胡取禾三百亿兮?不狩不猎,胡瞻尔庭有县特兮?彼君子兮,不素食兮!
坎坎伐轮兮,置之河之漘兮。河水清且沦猗。不稼不穑,胡取禾三百囷兮?不狩不猎,胡瞻尔庭有县鹑兮?彼君子兮,不素飧兮!

【解读】

《伐檀》一诗,对那些尸位素餐的在位者进行了辛辣的嘲讽。正如《毛诗序》所言:“在位贪鄙,无功而受禄,君子不得进仕”,那些无功无德之人,却能作威作福,鱼肉百姓,揭露了当时政....
查看详细

硕鼠

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!三岁贯女,莫我肯顾。逝将去女,适彼乐土。乐土乐土,爰得我所。
硕鼠硕鼠,无食我麦!三岁贯女,莫我肯德。逝将去女,适彼乐国。乐国乐国,爰得我直。
硕鼠硕鼠,无食我苗!三岁贯女,莫我肯劳。逝将去女,适彼乐郊。乐郊乐郊,谁之永号?

【解读】

《硕鼠》是一首有名的“刺贪”诗。诗人将贪得无厌又寡薄无情的剥削者形象地比喻为“硕鼠”,正如《毛诗序》中所说:“国人刺其君重敛,蚕食于民,不修其政,贪而畏人,若大....
查看详细
  • 17条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