淇奥

瞻彼淇奥,绿竹猗猗。有匪君子,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瑟兮僩兮,赫兮咺兮。有匪君子,终不可谖兮。
瞻彼淇奥,绿竹青青。有匪君子,充耳琇莹,会弁如星。瑟兮僩兮,赫兮咺兮。有匪君子,终不可谖兮。
瞻彼淇奥,绿竹如箦。有匪君子,如金如锡,如圭如璧。宽兮绰兮,猗重较兮。善戏谑兮,不为虐兮。

【解读】

《淇奥》是一首称颂君子的赞歌,因曾子《大学》的引用而广为人知。君子一词,在先秦典籍中十分常见,原指“君王之子”,后来引申为士卿大夫、公侯贵族的泛称,带有地位崇高的政治意味。直到孔子诠释六经,才赋予此词才学和德行方面的意义,极大地丰富和拓展了此词内涵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是卫国人作以“美武公之德”,此“武公”指卫武公姬和,他是卫国第十一任国君,周幽王时担任卿士。犬戎破镐京后,他协助周平王平息叛乱并东迁洛邑,以为东周之始,被周平王封为公爵。《毛诗序》中特别举出了他有文采、善纳谏、严礼仪的美德,认为这是他能“入相于周”的原因。

全诗共有三章,每章九句,除末二句外,皆是工整的叠咏结构。三章在内容上可以说水乳交融、难分彼此,都以“瞻彼淇奥”和青青翠竹起兴,继而就展开了对君子仪容风采、言谈举止和才德品性三方面的赞咏。写其仪容庄敬、饰物华美,以“充耳琇莹”“会弁如星”八字尽言无遗;写其幽默健谈、举止有礼,以“宽绰”地倚靠“重较”、“善戏谑”而不过分传神描摹;写其精纯品质、善美德行所用笔墨最多,也是全诗的核心和灵魂所在。比如“切磋琢磨”刻画其精进学问道业之态,“金锡圭璧”比喻其具备精良纯粹之质,而“瑟僩赫咺”四字的重复使用,既含有对其庄重仪态的褒扬,又是对其光明璀璨之德的衷心赞颂。因此,诗人多次使用“有匪君子”四字,且谆谆告诫人“终不可谖兮”,可以说是水到渠成、理所当然。

本诗也开创了以竹和玉比拟赞美君子的先河,后世“君子佩玉”之风或许亦是由此诗影响而致。诗人形容绿竹,各用“猗猗”“青青”“如箦”三词;状写美玉,用“琇莹”“如星”“圭璧”等词,可谓浓墨重彩、不厌其烦。透过本诗优美的文风和清雅的音韵,我们仿佛可以看到诗中那温文尔雅、风度翩翩的君子正在向我们款款走来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淇奥〔yù〕:淇水弯曲处。
(2)绿竹:翠绿的竹子。一说绿为王刍,竹为扁蓄。
(3)猗猗〔yī〕:美盛貌。
(4)匪〔fěi〕:通“斐”,有文采的。
(5)如切如磋:形容互相讨论研究学问。切,本指加工骨器。磋,本指磨治象牙。
(6)如琢如磨:形容在学问道德方面钻研深究。琢,本指雕刻玉器。磨,本指研磨石器。
(7)瑟:矜持庄重貌。
(8)僩〔xiàn〕:胸襟开阔貌。
(9)赫:显赫,盛大。
(10)咺〔xuān〕:光明,显耀。
(10)谖〔xuān〕:忘记。
(11)充耳:又称“瑱”,古代挂在冠冕两旁的饰物,下垂及耳,可以塞耳避听。
(12)琇〔xiù〕莹:美石。
(13)会弁〔kuài biàn〕:一种束发的小型冠冕,上有缝,可饰以玉。会,缝隙。
(14)箦〔zé〕:积聚。
(15)金:黄金,一说铜。
(16)如圭如璧:圭,又作“珪”,古玉器名,长条形,上圆〔或尖〕下方,公侯贵族在重大典礼时手持之。璧,古玉器名,平圆形,中间有孔,亦在典礼时用作礼器,还可作饰物。
(17)绰:宽大,舒缓。
(18)重较〔chóng jué〕:古代卿士所乘的一种车,车箱前左右有两重横木,可供倚攀。较,车箱两旁板上的横木。士大夫所乘车,“较”上有曲木或铜钩用作扶手。
(19)虐:放纵,无度。

【译文】

看那淇水回环弯曲,碧绿竹树修美茂盛。有位君子文采斐然,切磋研讨义理学问,琢磨体悟圣贤大道。仪容庄重胸襟开阔,德行崇盛光彩照人。有位君子文采斐然,终究不能让人忘却。看那淇水回环弯曲,碧绿竹树郁郁青青。有位君子文采斐然,冠冕两侧美石垂耳,帽缝饰玉多如星辰。仪容庄重胸襟开阔,德行崇盛光彩照人。有位君子文采斐然,终究不能让人忘却。看那淇水回环弯曲,碧绿竹树积翠成片。有位君子文采斐然,质如黄金又似锡石,品若圭璋又像璧玉。气度雍容神态宽舒,倚靠车厢两侧横木。善开玩笑幽默风趣,恰到好处而不过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