伯兮

伯兮朅兮,邦之桀兮。伯也执殳,为王前驱。
自伯之东,首如飞蓬。岂无膏沐?谁适为容!
其雨其雨,杲杲出日。愿言思伯,甘心首疾。
焉得谖草?言树之背。愿言思伯。使我心痗。

【解读】

与《击鼓》一诗类似,《伯兮》也是一首以战争为背景的诗章。从古至今,战争都是一个极具毁灭性的事物,因为它的存在会造成无数生命个体的悲欢聚散、生死离分,也会造成大量家庭的残缺和破碎,所以文学作品中对于战争破坏人类和平安宁的谴责历来都不绝于耳。比如唐代诗人杜甫,正是因其“三吏三别”系列对战争的血泪控诉,才成其诗作“诗史”之名。《毛诗序》亦将本诗解读为针砭时弊之作,认为此诗讽刺了君子为王所征却过时不返的战争乱象。

本诗是以一位女子的口吻叙写的,诗中所称的“伯”是女子对其丈夫的尊称,犹如今日所称的“大哥”,充满着女子的真情厚意。全诗共分四章,每章四句,全诗兼用赋、比、兴三法。开章四句皆是对丈夫的溢美之辞,说他勇武健壮,是国之栋梁;而且手执兵器,成为君王的先锋,字里行间流露出一种激越感和自豪感。第二章写到丈夫东行离去之后,诗风骤然生变,开始转向缠绵悱恻的思怀之情。所谓“女为悦己者容”,丈夫远离不归,女子再无心妆容,任凭头发凌乱犹如“飞蓬”。而且以设问和反诘的句式,进一步渲染了女子因思夫而憔悴枯槁的状态。第三章以盼雨却出日起兴,实是兴中有比,喻女子本欲丈夫速归却事与愿违的残酷现实,而第四章中在屋北采摘萱草的情境,实际上也寄托着诗人无限的期望与哀思。最后女子两次“愿言思伯”的结果,是“甘心首疾”的无怨无悔和“使我心痗”的忧郁成疾。读来令人心碎,亦令人扼腕不已。

此诗行文流畅,用语优美,对后世文学创作影响较大。如魏晋名士阮籍《咏怀》系列组诗的第二首中有“膏沐为谁施,其雨怨朝阳”一句,就明显是从此诗“岂无膏沐?谁适为容?其雨其雨,杲杲出日”四句化用而来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伯: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大者,此处为女子对丈夫的尊称。
(2)朅〔qiè〕:勇武,健壮。
(3)桀〔jié〕:通“杰”,杰出。
(4)殳〔shū〕:古代的一种武器,用竹木做成,有棱无刃。
(5)前驱:前导,先锋。
(6)之:往,到。
(7)飞蓬:枯后根断、遇风飞旋的蓬草。
(8)膏沐:古代妇女润发的油脂。
(9)适〔dí〕:专主,作主。一说喜悦。一说“啻”的假借字,只、仅。
(10)容:梳妆,打扮。
(10)杲杲〔gǎo〕:明亮貌。
(11)首疾:指因思念引起的头痛。
(12)谖〔xuān〕草:即萱草,又名金针、忘忧草、黄花菜等,多年生宿根草本。谖,通“萱”。
(13)树:栽种。
(14)背:堂屋北面。
(15)痗〔mèi〕:忧伤成病。

【译文】

我的丈夫勇武雄健,他是国家英杰之才。我的丈夫手执长殳,他是君王前导先锋。自从丈夫东行之后,发乱犹如飞舞蓬草。难道自己没有润发膏脂?只是为谁梳妆仪容?希望下雨祈求降雨,却出太阳璀璨耀目。思念丈夫情真意切,甘心情愿想到头痛。何处可以采到萱草?它就种在堂屋北面。思念丈夫情真意切,使我忧伤有如致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