兔爰

有兔爰爰,雉离于罗。我生之初,尚无为;我生之后,逢此百罹。尚寐无吪!
有兔爰爰,雉离于罦。我生之初,尚无造;我生之后,逢此百忧。尚寐无觉!
有兔爰爰,雉离于罿。我生之初,尚无庸;我生之后,逢此百凶。尚寐无聪!

【解读】

《兔爰》无疑是一首怀古伤今之诗,然而关于此诗具体的时代背景,古今学者却有不同的观点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是周桓王失信于诸侯,诸侯群起背叛周王室,而使“构怨连祸,王师伤败,君子不乐其生焉”。崔述《读风偶识》则推断诗人生于周宣王末年,周王室尚能维持稳定,故有“无为”之说;继之而有幽王昏暴、戎狄侵凌、王室东迁诸事,可验“百罹”之辞。朱熹《诗集传》中言“为此诗者,盖犹及见西周之盛”,从侧面佐证了此诗应作于西周之末、东周之初。

全诗共有三章,每章七句,皆采用叠咏结构。各章首二句均以兔和雉起兴,其实是兴中有比。兔子“爰爰”奔走,无所拘束;而野鸡却“离于”罗网,危在旦夕,这一缓一急的对照,孔颖达疏认为正是君王为政用心不均、缓急不定的象征,这就已经让“君子”伤怀了。然后各章的中间四句,都是以“我生之初”和“我生之后”作对比,通过对幼年没有苦役、无忧无虑的生活进行回忆,反衬出如今充满着灾难祸患的动荡时局,揭露了底层人民所遭受的巨大苦难。因此诗人接连三次发出长叹,宁愿自己长睡不醒,也不愿再接触、了解、听闻时下的一切,仿佛带有一分超尘拔俗的隐士风范,背后却饱含着对黑暗变乱时代的厌倦和怨恨。本诗与《王风·黍离》一诗类似,是一首乱世中的凭吊之曲,也是一首给风雨飘摇的周王朝的哀亡之歌。

本诗悲凉凄怆的基调对三国魏阮籍的诗歌风格影响极大。此外,东汉蔡琰的著名长篇骚体诗《胡笳十八拍》中,有“我生之初尚无为,我生之后汉祚衰;天不仁兮降乱离,地不仁兮使我逢此时”的诗句,也是从《兔爰》一诗中化用而来的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爰〔huǎn〕爰:舒缓貌。爰,“缓”的假借字。
(2)离:假借为“罹”,遭受。
(3)罗:捕捉禽鸟的网。
(4)为〔wéi〕:此指兵役。
(5)罹:忧患,苦难。
(6)尚寐:希望睡觉。尚,表希望。
(7)吪〔é〕:举动,一说说话。
(8)罦〔fú〕:又名覆车网,一种装设机关的网,能自动覆捕鸟兽。
(9)造:此指徭役。
(10)觉〔jué〕:清醒,醒来。
(10)罿〔chōng〕:一种捕捉禽鸟的网,与罦类似,覆在车上。
(11)庸:此指劳役。
(12)聪:听。

【译文】

兔子和缓地奔走,野鸡却落入罗网。在我出生的初时,尚且没有兵役之事。当我长成的后来,遭逢这种种的苦难。只愿长睡不去作为!兔子和缓地奔走,野鸡却落入罦网。在我出生的初时,尚且没有徭役之事。当我长成的后来,遭逢这种种的忧患。只愿长睡不再清醒!兔子和缓地奔走,野鸡却落入罿网。在我出生的初时,尚且没有劳役之事。当我长成的后来,遭逢这种种的凶灾。只愿长睡不去听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