丘中有麻

丘中有麻,彼留子嗟。彼留子嗟,将其来施施。
丘中有麦,彼留子国。彼留子国,将其来食。
丘中有李,彼留之子。彼留之子,贻我佩玖。

【解读】

对《丘中有麻》这首诗的解读,古今学者也存在较大分歧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此诗是“庄王不明,贤人放逐”背景之下的国人思贤之作,而朱熹《诗集传》认为此诗写的是“妇人望其所与私者而不来”,怀疑对方另有“与之私者而留之者”。近现代学者多倾向于朱熹的观点,不过认为“彼留子嗟”并非女子的怀疑,而是她对二人在彼处幽会的回忆之辞。如果依此说法,将“嗟”解释为语气助词,后文的“国”“子”二字势必也只能解为语气助词,然而遍观《诗经》,这种用法几乎无例可寻。再者,结合《邶风·静女》等诗,可大略知晓周时平民男女互赠信物之俗,贫穷百姓而以“佩玖”贵物相赠,于理难通。再加上《毛诗》已考定“留子嗟”“留子国”为人名,为使上下诗句得到贯通、合理的解释,因此此处从《毛诗序》之说。

本诗共分三章,每章四句,皆运用叠咏结构。留子嗟是周时的贤臣,本应受到王室礼遇,最终却遭到君王放逐,因此他能得到民众普遍的思念感怀,也在情理之中。各章分别以山丘上的“麻”“麦”“李”起兴,这三种植物都属于农作物,实际上是诗人托物言志之辞,用以引出本诗主人公“彼留子嗟”,表明正是在他的德政之下,百姓才会有这种安定自足的生活,感念之情溢于言表。所以后文民众以顶真手法反复咏唱,希望能够邀请他前来,品尝一番因他才有的丰硕谷物,流露出农人善良淳朴、知恩图报的风格。第二章中写到留子嗟之父留子国,对此孔颖达认为,本诗歌咏的主人公并非留子国,只是因诗人思怀子嗟,溯及其父,以其家族世代累德而誉美之,这和《王风·扬之水》中互文修辞的运用十分类似。

此外,《毛诗》认为末句中的“佩玖”象征着留子嗟之德如同美玉,“贻我佩玖”表明诗人希望留子嗟将其精神品质传递给自己,使自己的人格境界在其感化和砥砺之下,最终也能升华到他那样的高度。这个说法合乎诗意又耐人寻味,而且也深具教育启发意义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麻:大麻,桑科植物,一年生草本,茎皮长而坚韧,古人多用以纺布编织等。
(2)留子嗟:春秋时周大夫,子嗟为其字,在朝贤而有功,后被放逐。
(3)将〔qiāng〕:表示请求或希望之意。
(4)施施:舒缓行走貌。
(5)留子国:春秋时贤人,留子嗟之父,子国为其字。
(6)李:落叶乔木,春天开白色花,果实称李子,熟时黄色或紫红色。
(7)留之子:留氏之子。
(8)佩玖〔jiǔ〕:作佩饰用的浅黑色美石。

【译文】

小土丘上有大麻,是那留子嗟的功劳。那位留子嗟啊,希望他能缓缓到来。小土丘上有麦田,是那留子国的功劳。那位留子国啊,希望他来食用麦谷。小土丘上有李树,是那留氏之子的功劳。那留氏之子啊,赠给我浅黑的佩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