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子阳阳

君子阳阳,左执簧,右招我由房,其乐只且!
君子陶陶,左执翿,右招我由敖,其乐只且!

【解读】

《君子阳阳》描绘了舞师和乐工共同歌舞的热闹场面,然而关于其题旨,历来却有不同的说法。《毛诗序》认为是对周王室“君子遭乱,相招为禄仕,全身远害”的哀悯,而朱熹《诗集传》则认为是远役的丈夫归家,“安于贫贱以自乐,其家人又识其意而深叹美之”。此诗与《邶风·简兮》所写内容相近,且此诗中的“执簧”“执翿”与彼诗中的“执籥”“秉翟”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本诗仅有两章,每章四句,皆用叠章结构。两章诗摄取了两组镜头:一组是奏“由房”,一组是舞“由敖”。“由房”乐和“由敖”舞的具体内容今已不知,据胡承珙《毛诗后笺》所说,“由房”是国君宴息之时所奏的房中之乐,与宗庙之乐相对;而据马瑞辰《毛诗传笺通释》推测,“由敖”可能指骜夏,也即《周礼·春官》中的“九夏”组乐之一。从舞师扬扬自得、和乐陶陶的神情和“其乐只且”的感叹来看,这两支乐舞的风格应该是优美欢快的。

周王室东迁洛阳之后,势力大衰,列国争雄蜂拥而起,天下割据征战不休。在此背景下,王室中尚且有专职的舞师乐工演奏这样悠扬动听的宫廷乐舞,这种鲜明的反差是一种讽刺,还是一种暗示?抑或是一曲先来的挽歌?诗人的言外之意,只有留给读者自己去细细品味了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阳阳:自得貌。阳,通“扬”。
(2)簧:本指管乐器中振动发声的薄片,此处指代笙、竽一类的管乐器。
(3)由房:一种在室内为国君演奏的音乐。一说同“游放”,指纵情游玩。
(4)只且〔zhījū〕:语气词,表感叹。
(5)陶陶:和乐貌。
(6)翿〔dào〕:古代乐舞或葬礼所用的道具,似盖,用五彩雉羽装饰。
(7)由敖:舞曲名。一说由通“游”,指遨游、游乐。

【译文】

君子神情扬扬自得,左手拿着笙簧,右手招我演奏由房。真是其乐无穷啊!君子体态安舒和乐,左手拿着羽翿,右手招我演绎由敖。真是其乐无穷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