扬之水

扬之水,白石凿凿。素衣朱襮,从子于沃。既见君子,云何不乐?
扬之水,白石皓皓。素衣朱绣,从子于鹄。既见君子,云何其忧?
扬之水,白石粼粼。我闻有命,不敢以告人。

扬之水 【解读】

《唐风·扬之水》这首诗的创作,涉及到晋国的一段历史。公元前745年,晋昭侯封其叔父成师于曲沃,称为桓叔,势力逐渐发展壮大。公元前738年,晋臣潘父杀晋昭侯,欲迎立桓叔为君,而当桓叔入晋都时,却遇晋兵攻击,其事终败。此诗正是在这一政变的背景下所作的。

关于诗人身份历来也多有争议,或认为是桓叔谋反的告密者,或认为是忠于昭公者,或认为是忠于桓叔者,不一而足。就诗中出现的“沃”“鹄”两地名结合诗意来看,最后一说或较合理。诗中所写的“素衣”“朱襮”“朱绣”,本是诸侯礼服,此处用以描摹桓叔,或许寄托着诗人对桓叔早成晋侯的一种期待,实际上也从反面佐证了《毛诗序》“刺晋昭公”的说法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扬:激扬。
(2)凿凿:鲜明貌。
(3)襮〔bó〕:绣有花纹的衣领。
(4)沃:曲沃,晋国地名,在今山西闻喜县东北。
(5)皓皓:鲜明洁白貌。
(6)鹄:晋国地名,在今山西闻喜县附近。一说即曲沃,一说为曲沃的属邑。
(7)粼粼:清澈洁净貌,水石闪映貌。
(8)命:政命。

【译文】

激扬的流水中,白石历历可观。白衣配红纹领,跟你去往曲沃。既已见到君子,为何还不快乐?激扬的流水中,白石鲜洁夺目。白衣配红绣领,跟你去往鹄地。既已见到君子,为何还觉忧愁?激扬的流水中,白石清明映现。我听说有政令,不敢告知别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