蟋蟀

蟋蟀在堂,岁聿其莫。今我不乐,日月其除。无已大康,职思其居。好乐无荒,良士瞿瞿。
蟋蟀在堂,岁聿其逝。今我不乐,日月其迈。无已大康,职思其外。好乐无荒,良士蹶蹶。
蟋蟀在堂,役车其休。今我不乐,日月其慆。无以大康。职思其忧。好乐无荒,良士休休。

【解读】

《蟋蟀》这首诗的主旨,《毛诗序》判为对晋僖公的讽刺,认为他“俭不中礼,故作是诗以闵之,欲其及时以礼自虞乐也”。宋人王质《诗总闻》则提出“此大夫之相警戒者也”,今人陈子展《诗经直解》亦言:“盖士大夫忧思深远,相乐相警,勉为良士之诗”,这一观点较为公允。

本诗共分三章,每章八句,采用复沓结构,各章仅动五字。各章皆以“蟋蟀在堂”起兴,实际上已经暗示了一岁将尽的时节背景。此后诗人数言自己“不乐”,自然引出日月流转、岁月易逝的慨叹,以及贤良之士要居安思危、谨慎勤勉的主题。本诗多用连绵词,且交错押韵,极具韵律之美。


【拼音和注释】

(1)聿〔yù〕:语气助词,无实义,后同。
(2)莫〔mù〕:古同“暮”,傍晚,引申为迟、晚、将尽。
(3)除:流逝,过去。
(4)已:甚,很,后同。
(5)大〔tài〕康:安泰康乐。
(6)职:专主,专门,后同。一说得、要。
(7)居:处所,引申为本职、本分。
(8)无荒:此指不荒废本职之事,后同。
(9)瞿瞿〔jù jù〕:勤勉谨慎貌,一说惊视瞻顾貌。
(10)迈:时光流逝。
(10)蹶蹶〔jué jué〕:勤勉貌。
(11)役车:古代平民所乘的服役出行之车。
(12)慆〔tāo〕:消逝。

【译文】

蟋蟀在厅堂上,一年即将度过。如今我不快乐,日月不停流逝。不要过于安泰,得要专想本分。喜乐不误职事,贤士勤勉谨慎。蟋蟀在厅堂上,一年即将完结。如今我不快乐,日月不停迁变。不要过于安泰,得要专想外事。喜乐不误职事,贤士勤勤恳恳。蟋蟀在厅堂上,一年即将终尽。如今我不快乐,日月不停褪去。不要过于安泰,得要专想忧患。喜乐不误职事,贤士安然和乐。